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忽略書法變形或變位,並非按字源拆字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945|回復: 15

忽略書法變形或變位,並非按字源拆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12-8-2020 02:24: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是年4月起,有個早已走得有點偏的倉頡學習者走火入魔,把自己捧成倉頡輸入法的「唯一正確倉頡規則」的教主,上至發明人朱邦復先生、沈紅蓮女士,下至所有指出那物體的「規則」有錯誤的人,無所不罵,無所不歪曲。他不斷以歪曲他人言論,篡改事實來讓自己「駁倒」了所有人,堅持自己的謬論。

那物體高捧的最大謬論,就是聲稱倉頡依「字源」來拆字取碼,「字源」就是倉頡設計的規則,例如要根據「有義字形」來分拆字首字身。這種謬說錯誤之大,在這邊很多人已反駁了。那物體就在自己的「打飛機竇」裡,繼續盡情曲解大家的發言,說到大家都是錯的,那物體自己是唯一知道「正確」規律的人,還有空幾乎每天就出新帖或新樓層,大家說了多少次事實,那物體就歪曲多少次再多送一堆。正常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會像他有無限時間去「打飛機」,就沒空跟他糾纏。只要看看倉頡的取碼事實,有理智的人都會看到那物體的扭曲沒有道理。

那物體甚至反口覆舌。明明自己承諾過沒有大家共識,不會借香港敎育大學接手管理漢文庫典的空子,要求現任管理員修改那物體看不過眼的取碼,結果卻真的這麼做,還在自己的「打飛機竇」裡大說「哈哈哈哈!!!」,受各倉頡社群的鄙視。事情平息後,那物體毫不檢討自己的可憎可恨,還遷怒於眾人,妄想被眾倉頡社群管理人迫害,在自己的「打飛機竇」裡盡情人身攻擊。凡此種種都是理性人類毫無半分益處的猙獰罵言,大家自然也不理會他半眼。

卻說在大家都沒維意之際,那物體又發明出新「理論」,就是把忽略書法變形或變位,扭曲成依字源拆字。

即是說,例如「頑」的字首取「一山」而不是「一女」,「孩」的字首取「弓木」而不是「弓一」,這點在維基教科書上已清楚解釋:
https://zh.wikibooks.org/wiki/倉頡輸入法/基本取碼#忽略書法變形或變位
未命名111116.png

因為這些書法結字的變化,往往是因人而異的。要是不忽略這種變化,取碼就會有太多不確定性,太多因不同的人的習慣而得出不同取碼結果的情況。因此規定忽視這些變化,是可以理解而且標準劃一的。這跟甚麼取字源毫無關係。要是一些固定的形狀,例如「讠」,不論誰書寫,點下都是「㇊」而不是「㇈」,並非書法結字的變化,這字首就會取「戈女」而非「戈山」了。

採用忽視書法結字變化,能有效且統一地解釋倉頡的取碼,也是發明人朱邦復先生的意思。跟字源不字源,跟甚麼有義字形無義字形,沒有半點關係。相反,如果要依所謂字源,那麼有大量的倉頡取碼都解釋不到。「足」字下方的「龰」字源是「止」,那麼「足」字為什麼不取「口卜中一」呢?「蹩」字又為什麼不取「火大口卜一」呢?「衤」的字源是「衣」,那麼「初」字為什麼不取「卜女尸竹」呢?當中的自相矛盾和荒謬,誰都可以用腦想到。

那物體還扭曲朱邦復先生說漢字基因時的漢字分析,藉此造假宣稱「朱邦復百分之九十九言論支持有義字形」。我記得朱邦復先生曾在其工作室留言板批評過混淆兩者的人。相信如果要那物體不再歪曲他人言論,篡改事實,那物體就無法存活下去了。
發表於 22-8-2020 21:16:39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尹的竄改做法,不對!何必那樣!若認為自己行,就自創一個輸入法。就算9成輸入碼有倉頡的影子,1成是自己的,也可宣稱自己大力修正過。甚至輸入法名稱也可改成自己的。這樣一起研究,是朱老師所樂見的。

二、倉頡輸入碼,只是一個「方法」。是朱老師研究拆解中文字,所生之「想法」(方法)。這個想法,隱約之間,受朱老師本身主觀所限制(即切入角度),所以倉頡並非完美無缺。也因此,朱老師開放出來,希望大家一起研究。若能突破朱老師想法,相信朱老師也樂見其成。【前提,是解決中文字所有問題(形音義碼序辨),而不是比輸入快(短視近利)。】
發表於 26-8-2020 11:37:07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多多輸入法版的倉頡有收録一些不同的取碼方法,所以,又何必執著呢?
 樓主| 發表於 30-8-2020 00:07:2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寫完這篇帖指出那垃圾的謬誤後,那垃圾厚顏無恥地,首先全篇抄到他的打飛機竇中,卻把標題改成『回覆cj6朋友闗於倉頡字源在字元溯源中的應用』。我這篇帖清清楚楚說明倉頡輸入法根本沒有『有義字形』、『按字源拆字』的事,他卻把『倉頡字源』、『字元溯源』這些完全違反事實的他個人玄學瞎說,打從標題中就已強姦進來。

接着,那垃圾看似逐段反駁,但根本沒有真的對事、對道理去反駁,相反而一再強姦我的原話,並誣衊和人身攻擊大家。

那垃圾聲稱自己像屈原、孔子、海瑞、張九齡、方考儒般受迫害排擠,聲稱自己『我作為倉頡正確理論的唯一持有人』,『我一直在不斷的發表文章,我的文章都是有實義和水平的,大馬倉友都沒有一個像樣的貼子』。謾罵我『不斷的發表爛文,字裏行間充斥不雅詞彙』。

我充份指出忽視書法結字變化跟甚麼取字源毫無關係。他竟然強姦成『這段講解了字源的来歷。因為手寫書法或電腦字型顯示有差異,而字源是唯一的,因此「頑」等字經過字元溯源,就能得到唯一的正確取碼。』180度扭曲我的原文。而「讠」與「止、己左旁」的比較,他毫無理據地狡辯說『這個例子談的是讠的楷書字形,跟我們談的字元溯源根本不是一個話題』然後罵我『思路不夠清晰』。我舉出了這麼多個字例作實例,他卻憑空瞎扯一大堆『字元溯源是倉頡規則原意,可以解釋所有現有的正確編碼』,『尹規當中沒有任何矛盾,有矛盾的另有其人,就是寫維基倉教的三個人,水平不一,意見不一,其創作的維基倉敎「忽視書法變化」也未能給出「標準字體」』,『當然本来也沒有人認真去閱讀維基倉教,否則這麼明顯的問題怎麼會沒有人發現呢』

那垃圾不但不承認自己強姦他人說話,甚至還賊喊捉賊說『您要不再去原文看一看,朱邦復是不是在說倉頡輸入法。連白紙黑字都能扭曲,我看擅於扭曲別人原話原意的另有其人』,攻擊我『目前cj6的水平跟我還差的很逺。希望cj6朋友在發文之前能整理好思路,同時也希望其能夠守持正義,改過自新』還假惺惺說『我本人也有很多不足之䖏,希望我能多發現自己的錯誤和不足,以獲長進。』

接着那垃圾還狡駁自己食言去信干擾2003版倉頡碼的事,指鹿為馬地強辯什麼『我沒有違反自己的承諾,我看倒是你們放棄了參與討論,等我有了結論也無法反駁』。

隨後那垃圾還開多個帖來大吹大擂,聲稱自己『與人為善』『不爭』『尹規就是這樣呈現的,不能更好了』『其實我也希望有人来點評或者攻擊尹規。「尹規是唯一正確的倉頡敎程」,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人反對』『天蒼人頡目前是倉頡輸入法的唯一官方網站。這不是爭来的,而是尹規的精煉準確與質量所成就的』『我現在受到很多人的冷眼與嘲笑,到處受人排斥,我一概承認』(但不肯承他強姦他人說話、指鹿為馬、用幻像打飛機取代事實)『我是正直人,老實人』『我是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去對別人進行「人格分析」的』(但事實上任何一個堅持真相的倉頡人都被他人身攻擊過)『可以說倉頡這個圈子,沒有我,就沒有一個願意對具體問題進行思考的人了。像格瓦拉這樣尖酸刻薄,雞蛋裏挑骨頭的人,倒是有一打。』『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成為更好的人,成為一個願意思考具體問題的老實人,而不是對人充滿敵意,喪失基本的思考能力和判斷善惡是非的良心。』『尹規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如果一個正在使用倉頡的人,不接受尹規,那他是要蹲在路邊,還是要躺在椅子上。』『答案很簡單,今日每個正在使用倉頡的人都要臣服,因為只有我才持有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否則每個人都在使用錯誤的倉頡規則。否則,請你談一談連體類型,分體類型,複合字,取碼順序,否定尹規的一切来談,甚至否定尹規的任何一部份来談一談,給我看一下,給大家看一下。』『尹卂倉頡規則,是唯一符合朱邦復原意的倉頡規則,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

那垃圾也開了多個帖來罵我、罵其他倉頡人『撕破君子面罩,直接封禁對方』『沒有道理了惱羞成怒踢人』『考研要寫論文,論文就是在應付過關,糊弄糊弄,裝裝門面。裝的多了,也来這裏弄這套,於是無敵公式就成笑話了。怕人笑就只好踢人了』『與此人為伍的人,能是明辨是非的人嗎』『有些人是因為我講了五代不好的地方,但是他用的是五代;有的人是規則敍述不清或有誤,我指出後他不但不自省,還反唇相譏;還有的是見風使舵,哪邊人多就加入哪一邊。』『某瓦爭的是名利,他可能爭到了,某吧吧主,某群群管,碼表作者等等』『從某瓦跟cj6的文章来看,裏面都包含了十分的惡意。因此某瓦最終能做出怎樣的事,那都不令人意外。』『一郎既然自己搞不懂「商咼」二字的結構判定,那是水平真的很有限』『整個倉頡論壇根本沒有人在正當討論有意思的話題』『真正懷有巨大惡意的人就會出手,比如cj6寫的諸多文章,某瓦寫的三論與踢人等行為。』『格瓦拉拿它来做文章,他說我把電子版的日期講錯了。也就是說,格瓦拉對「冬為甚麼掉隊」等具體問題沒有興趣,而是對我有沒有把電子版改動日期弄錯特別有興趣。』『格瓦拉無非是想攻擊人,想得出「我講話不靠譜」的結論。』

那垃圾也開了多個帖來罵官方倉頡手冊、罵維基教科書『錯漏百出』『因此至今沒有人是通過讀這二者而學識倉頡的』『它們水平極低,通篇都是槽點。』甚至連這裏有殭屍程式開帳打黃色廣告,他還落井下石去二次傷害說『你們去關注「大馬倉友(廁)」吧,那裏一連幾十日只有幾個黃貼待刪,不知道醜字怎麼寫。』,然後這裏有朋友發帖,那垃圾竟然認為是他自己的功勞『某些人為了證明他們不是我形容的那樣,就去發了幾貼,大馬倉友終於有了一些正常活人說的人話,有了一絲生機。雖然討論的話題水平不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大馬倉友水平不高有人就行。不過某瓦的無敵公式被我踢爆之後,此人竟然還有臉出来見人,我也是非常佩服。他在見人的時候不談他的無敵公式,別人為了照顧他的面子也不談無敵公式。他就像不穿衣服的皇帝,沒有人講出来他不穿衣服,他也自我感覺良好,跟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那些極端的變態殺人犯,還覺得自己是為了正義。那垃圾跟那些極端的變態殺人犯有什麼分別?
 樓主| 發表於 30-8-2020 00:14:41 | 顯示全部樓層
Tommy64 發表於 22-8-2020 09:16 PM
一、尹的竄改做法,不對!何必那樣!若認為自己行,就自創一個輸入法。就算9成輸入碼有倉頡的影子,1成是自己的,也可宣稱自己大力修正過。甚至輸入法名稱也可改成自己的。這樣一起研究,是朱老師所樂見的。

二、倉頡輸入碼,只是一個「方法」。是朱老師研究拆解中文字,所生之「想法」(方法)。這個想法,隱約之間,受朱老師本身主觀所限制(即切入角度),所以倉頡並非完美無缺。也因此,朱老師開放出來,希望大家一起研究。若能突破朱老師想法,相信朱老師也樂見其成。【前提,是解決中文字所有問題(形音義碼序辨),而不是比輸入快(短視近利)。 ...

早就有人呼籲過他,不如他自己定出一套「尹倉」出來,依照他的原創規則,得出有些取碼可能與官方不一樣的「尹倉」取碼。

偏偏他並不願意,他堅持聲稱他自己是『作為倉頡正確理論的唯一持有人』、『尹規是唯一正確的倉頡敎程』、『尹卂倉頡規則,是唯一符合朱邦復原意的倉頡規則,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今日每個正在使用倉頡的人都要臣服,因為只有我才持有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否則每個人都在使用錯誤的倉頡規則』,堅持用他自己的原創規則去解釋官方取碼,然後罵官方規則,罵其他依官方規則去理解倉頡的人。

我實在不知他的腦袋構造是怎樣的。如果那垃圾有正常人的智商,按理不應該出現目前的情況。
 樓主| 發表於 30-8-2020 00:19:02 | 顯示全部樓層
蓼汀花溆 發表於 26-8-2020 11:37 AM
其實,多多輸入法版的倉頡有收録一些不同的取碼方法,所以,又何必執著呢? ...

那垃圾的態度並不是兼容,而是排擠,他要排除一切不依從「尹規」的說法,聲稱他自己閉門造車靠玄學獨創出來的「尹規」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及『唯一符合朱邦復原意的倉頡規則』如此云云。那垃圾為此而多次強姦了朱邦復老師的說話和其他人的說法,甚至人身攻擊朱邦復老師、沈紅蓮老師、朱邦復工作室、我、這裏和各處指出他謬誤的倉頡人。
 樓主| 發表於 30-8-2020 15:23:32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垃圾剛剛繼續在他的打飛機竇中,繼續用他的卑賤招數,把我和上方大家的回應全篇抄到他的打飛機竇中然後強姦大家的說話原意。

那垃圾首先強姦我『沒有再敢繼續他的「書法結字論」』。我絕不是什麼『沒有再敢繼續』,而是那垃圾根本車天車地自吹自擂萬丈離題,沒有任何實際證據或立論反駁到我在本帖指出的「倉頡取碼忽視書法結字輕微差異」之事實,全部發言只是不斷在以他的打飛機幻想竄改事實當成反駁,沒有對事認真討論過。我反駁他的時候,除了指出他如何詞窮理屈打飛機強姦他人說話外,有甚麼地方可以認真進一步談書法結字問題?那垃圾居然就這樣鑽空子,誣諂我什麼『沒有再敢繼續』談----這個空子還是因為那垃圾自己造出來的!

接下來,那垃圾繼續厚顏無耻地扭曲種種事實和道理。例如聲稱我引用那垃圾原文『有些話如果格瓦拉看見了,他是不會開心的,因為我把他不敢談無敵公式的事實講出来了。本来我無法去大馬倉友發貼,格瓦拉就不會見到,君又何必幫我轉貼』事實上錘子並沒有『不敢談』什麼,所謂『不敢談』同樣是那垃圾打飛機幻想出來強姦他人說話,錘子的論証完全指出那垃圾如何荒謬,如何詞窮理屈,如何顛倒黑白是非曲直。

那垃圾又狡辯說他『人格分析不是人身攻擊,我有對我所見所聞進行評論的權利』『我對任何人都沒有惡意』『本身持私意惡意的另有其人』。他這種強姦他人說話也叫做沒有惡意,那麼撒旦也是天使。那垃圾又繼續攻擊正常的倉頡取碼方法,包括在下這帖指出的忽視書法結字輕微差異,聲稱是我們『創新』、『根本沒有任何的思路,甚至連「書法結字」這四個字為何義都讀不懂,你說誰能學會』,繼續強姦朱邦復老先生的說話『朱老在多處談過有義字形』。那垃圾還攻擊錘子有份貢獻的碼表補完『某瓦製作的不三不五的碼表,還有很多字有不同字型的幾個編碼,比如「既」的左邊有「竹卜,日戈」等幾種編碼,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倉頡是字源輸入法,它是不可能對所有字型分別編碼的。朱老絶不希望有人這樣去理解和運用倉頡』----明明倉頡官方手冊就已清楚明白地,根據不同異體字形會取出不同的碼,官方碼表已給出這樣不同的碼,那垃圾還要顛倒黑白,不但自己閉起眼幻想,還以為世上其他人都是瞎子看不見事實。

那垃圾還繼續宣稱他自己打飛機幻想出來的所謂『尹規是正確的倉頡規則,也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我的講法是「字元溯源」,這是唯一符合朱老原意的講法,唯一正確的說法』『我就是在正確敍述官方倉頡規則,我怎麼可能批評官方規則。如果你不同意我是在敍述官方倉頡規則,請前往尹規,找出一句不符合官方規則的敍述,我倒是非常期待。』----明明這兒有這麼多張帖,非常具體非常清晰地,有例子有實證有論據論證地,指出所謂「尹規」的多種錯訛謬誤,那垃圾居然說到好像從來沒有人指出過一樣!

對任何正常智商的人來說,事實擺在眼前,大家都有眼睛看到。那垃圾自己坐井觀天就算,他真心認為正常人會自願墮進井底像他一樣以幻想取代事實嗎?
發表於 30-8-2020 20:43:48 | 顯示全部樓層
cj6 發表於 30-8-2020 12:19 AM
那垃圾的態度並不是兼容,而是排擠,他要排除一切不依從「尹規」的說法,聲稱他自己閉門造車靠玄學獨創出來的「尹規」是『唯一正確的倉頡規則』及『唯一符合朱邦復原意的倉頡規則』如此云云。那垃圾為此而多次強姦了朱邦復老師的說話和其他人的說法,甚至人身攻擊朱邦復老師、沈紅蓮老師、朱邦復工作室、我、這裏和各處指出他謬誤的倉頡人 ...

我不知這人在不在這論壇裏,如果是,不如早點處分,如果他在管不了的地方,只好離他遠遠地。開口侮辱倉頡之友,並不是什麼好事。
發表於 31-8-2020 21:45:26 | 顯示全部樓層
說下去沒有用,他現在就是處於「無敵」狀態——人無恥則無敵。他就是要強姦大家的發言,還亂扣大家的觀點立場,肆意僞造任何謠言,隨他心情做任何卑小人的行爲。他不久前還在說:「這個論壇是我自己建的,他們沒有任何辦法。」就是明擺着一副「你能奈我甚麼何」的惡相。

自從他那論壇今年三月尾被炸後,四月回來時,就已開始發作。他首先想攻擊沈紅蓮女士回答網友時說倉頡有「」輔根之事,堅稱「」輔根不可以存在。我不以爲然,指出「商」與「咼」二字若去除「口」,兩者結構和比例相若;「卨」若去除「口」,所佔的比例比「商」去除「口」更多。若堅持說「」輔根不可以存在,「商」作整體字來拆碼,「咼、卨」卻要視爲組合字來拆碼,有自相矛盾之嫌,對用戶無益。

豈知他竟然斷章取義曲解我的言論,單方面宣稱他跟我「有很大的共識」,宣稱「大家都認同的是,咼是由冎與口組成的。現在要討論的是,冎能不能與口組成連體。」他以他自己發明的一堆理論,強行說了一堆閉門造車的話,說甚麼「『商』的『丷』具有顯而易見的強下聯作用,冏字本来就是一個有義字形。因此我們認為『商』是『丷』下聯到一個包圍型分體,從而成為了一個相錯連體。這和『咼』是不能類比的。」——那些甚麼「強下聯作用」、「有義字形」、「相錯連體」等,全都是他自己的發明。

這時候,我就嗅到了他兩前年發瘋的那種味道。兩年前,他執意說「螽、凳」等字的字首取「冬、登」才「正確」,因爲它們是「有義字首」,而「夂、癶」不是。但「有義字首」是他自己發明的,是錯誤的理論,違反倉頡的實際取碼。大家反駁他,他就透過種種曲解來辯駁,跟大家都吵得很大。於是我已不再回應他。

他見我不回應,還寫電郵來大說特說。我只好在電郵裏申明,直接指出他「又在用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並引用他的發言,指出他如何犯了這些問題,好言相勸,最後我說:「在尹卂兄仍處於此番狂熱狀態時,請恕一郎迴避一下,敬謝不陪了。」

萬沒料到的是,我在電郵中好心相規,他卻變本加厲,竟在他那論壇上誣衊我:「前面的討論並沒有取得共識,我跟一郎的討論現在走到了我問他『商』為甚麼是連體,他說要迴避。」X他的!我哪裏有被他問到我爲甚麼「商」是連體我就要迴避不答?我說得清清楚楚,是因爲他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我才拒絕回覆他。他逼使我不得不回應他,指出他誣衊我,申明我是因爲他這種言行而不予回覆。而他還想抵賴,說甚麼「你可以引述具體的語句,然後說『這是詭辯』,『這是偷換概念』,這樣我可以更明確的審視自己的言論,大家也好公正。」我只好再踢爆他,說明我早已在信中明確引述指出。到了這裏,他就發悔氣起說:「咼字就是包圍型分體字,骨頭是不能成為字元的。毋用再討論了。」

接着他就自個兒開一大堆帖,自說自話,甚麼「評『狂熱狀態』」、「評『詭辯』」,不斷曲解我的意思,用他曲解了的發言去「論證」我水平差,還人身攻擊我誣衊我,好讓他自我感覺良好。他罵的也不只我,包括這論壇上、包括多個倉頡即時聊天群上的每一人。誰發言,他就截取誰的說話,斷章取義,肆意曲解。誰不發言,又妄想別人是商議好是怎樣共同應付他。大家使用輸入法,可以天天用,卻不見得會天天有問題要討論,他連誰在哪時沒有發言後到了哪時發言,也可以想像成是受他的說話刺激「某些人為了證明他們不是我形容的那樣,就去發了幾貼」如此云云。在Github上,他不是還洋洋灑灑地連朱邦復先生都直接大罵嗎?所以,他現在就是處於「無敵」狀態——人無恥則無敵,說下去沒有用。
發表於 31-8-2020 21:48:43 | 顯示全部樓層
蓼汀花溆 發表於 30-8-2020 08:43 PM
我不知這人在不在這論壇裏,如果是,不如早點處分,如果他在管不了的地方,只好離他遠遠地。開口侮辱倉頡之友,並不是什麼好事 ...

已經處分了,見下述兩帖:
http://www.chinesecj.com/forum/f ... read&tid=194439
http://www.chinesecj.com/forum/f ... read&tid=194440
發表於 1-9-2020 11:47: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1-9-2020 12:03 PM 編輯

給「倉頡支持異體字」補上證據圖。
雖然在舊時,倉頡支持的異體字並不多,但至少在倉頡二代,倉頡就支持了「的」(竹日心戈,勺内寫丶),「的」(竹日心一,勺内寫一)兩種寫法。
朱邦復先生採用的字形標準也變過幾次,例如,較舊版倉頡(二代及83版三代倉頡)採用右上角寫為「几」的「沿」作為取碼字形,而這恰恰是從俗的字形,如果倉頡真的「按字源取碼,不能兼容異體字」的話,那朱邦復怎能採用此種字形呢?
直到增訂版三代,官方才將「沿」改成右上為「/L」的較合字理的字形取「水金口」,至少在1999版五代時,兩種字形都被支持了。
他還敢意淫自己的打飛機竇是唯一官方網站,那是不是過段時間,他就變成倉頡唯一作者了呢?
5A8D163D-D971-4E8E-902C-A7924001C99D.jpeg
 樓主| 發表於 28-9-2020 06:3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cj6 於 28-9-2020 06:46 AM 編輯

樓上幾位說得對,這一個月間那垃圾繼續借我這帖和其他話題做文章,幾乎沒有任何客觀討論,全都是“強姦大家的發言,還亂扣大家的觀點立場,肆意僞造任何謠言,隨他心情做任何卑小人的行爲”,還有人身攻擊。點名罵我,罵樓上幾位,甚至罵沈紅蓮女士是「二奶」,豈止有辱斯文,簡直人神共憤。同時那垃圾又賊喊捉賊,自己沒道德罵別人沒道德,自己水平低罵別人水平低,自己沒邏輯思維罵別人沒邏輯思維。

那垃圾還不放過這邊的一點一滴來造文章,有惡意廣告程式炸他就嘲笑,幾天沒人發帖就罵這邊涼——一套良好的輸入法,正常人都能夠正確理解,是不會天天有人提問的。那垃圾自己的打飛機場可以這麼「熱鬧」,是他總要無中生有,天花亂砌,強行產生出問題,那些問題是正常人依正常理解就能想通的,不通的只有他自己,他卻大造文章企圖改寫事實。地球不是繞着任何一個人類公轉,那垃圾卻覺得是繞着他公轉。
 樓主| 發表於 1-10-2020 03:43:01 | 顯示全部樓層
同樣地,連我這回覆也被那垃圾無耻地貼到他的打飛機竇然後胡亂曲解和借題發揮,人身攻擊他要攻擊的目標,例如我、Ichirou、馬拉一個錘子,把他一堆他個人強姦並篡改官方規則的狂想說成是『實實在在討論倉頡問題的帖子』,宣稱他的文章『蘊含了清晰的邏輯,沒有惡意,沒有人身攻擊。我的思維能力是受到所有網友及現實中的隣居和朋友高度肯定的,我也沒為此做過廣告或宣傳,因為真金不怕火煉,真功夫才會得到尊敬,智商還能弄虛作假嗎。你自己看看你寫的文章的思維邏輯吧,好好的跟我學一學。同時你在糾正了自己粗言穢語的毛病之後,再跟別人談道德也不遲。』單是他自己的文字,已充份證明他的宣稱與事實完全相反。

那垃圾甚至還再賊喊捉賊聲稱我們『慣用卑劣手段』,他自己偷換概念罵我們偷換概念,他自己自欺欺人罵我們自欺欺人。他提出「有義字形」卻提不出「有義字形的定義」,卻竟然罵我們要求他這倡議者說出定義是『胡攪蠻纏』。他在這邊肆意人身攻擊辱罵、違反版規而被封帖,卻篡改事實說成是錘子和Ichirou等辯不過他『聯合幾個人,開始搞踢人刪貼等事情了。』也繼續歪曲Ichirou因為他「又在用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而拒絕回應他,篡改成是Ichirou『顧左右而言他』『不正面回答問題』。

那垃圾還繼續罵『其實這麼長的時間,這些人用了幾多的卑劣手段,一言難盡。這不是一個尊重學者、追求真理的時代,這是一群以為搞政治搞人際關係勝於講道理做研究的強者(強權主義者)。但是真金不怕火煉,真理是不怕檢驗的,也是不會輸的,終究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請注意,以上這幾個人都是一定不會承認錯誤的。因此不管跟他們討論甚麼問題,他們都一定立於不敗之地——只要不認輸,閉口不談就可以了。再倒打一耙講對方詭辯,簡直是天下無敵。』但大家都能夠看事實,造出這些行為的,都是那垃圾自己。
發表於 4-10-2020 14:50:52 | 顯示全部樓層
再說他也沒有甚麼用。他就是「人無恥則無敵」。他連朱邦復老師也公開地罵。他到這一刻仍然故意指鹿爲馬,譬如我多番說明是他在怎樣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他不但拒絕承認,更是至今仍然把我說成是要迴避他對「商、咼」的提問。他到這一刻仍然把任何反對他理論的人都人身攻擊。他到這一刻仍然認為他自己老作出來、違反實際取碼的玄學理論是「唯一的真理」。他的言行早已證明他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你再說一千次一萬次,他仍然會這樣。
 樓主| 發表於 6-10-2020 04:54:25 | 顯示全部樓層
Ichirou 發表於 4-10-2020 02:50 PM
再說他也沒有甚麼用。他就是「人無恥則無敵」。他連朱邦復老師也公開地罵。他到這一刻仍然故意指鹿爲馬,譬如我多番說明是他在怎樣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他不但拒絕承認,更是至今仍然把我說成是要迴避他對「商、咼」的提問。他到這一刻仍然把任何反對他理論的人都人身攻擊。他到這一刻仍然認為他自己老作出來、違反實際取碼的玄學理論是「唯一的真理」。他的言行早已證明他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你再說一千次一萬次,他仍然會這樣 ...

就算『再說一千次一萬次,他仍然會這樣』,我仍然認為我們不可不說。
如果我們不說,不知情的人以為那垃圾的說法沒有反對聲音,就有可能相信那垃圾。對,這是不理性的,但有些人就是會這樣。
所以那垃圾不終止謬論,我們就不能自己停下來,不再搗破那垃圾的謬論,這只會讓他得逞。我們不可以懶下來。
要開集中帖的話,我也贊成,希望及早開。
發表於 18-10-2020 00:40:04 | 顯示全部樓層
cj6 發表於 6-10-2020 04:54 AM
就算『再說一千次一萬次,他仍然會這樣』,我仍然認為我們不可不說。
如果我們不說,不知情的人以為那垃圾的說法沒有反對聲音,就有可能相信那垃圾。對,這是不理性的,但有些人就是會這樣。
所以那垃圾不終止謬論,我們就不能自己停下來,不再搗破那垃圾的謬論,這只會讓他得逞。我們不可以懶下來。

我贊同你的觀點,此人在顛倒黑白上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每次都在強調自己「沒有惡意」,但事實上每句話中都飽含惡意,令人作嘔。
也贊成集中帖的方式,比較不會洗版。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5-12-2020 12:40 AM , Processed in 0.31828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