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勿借字形判定來造文章支持虛構的「有義字首說」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3|回復: 3

勿借字形判定來造文章支持虛構的「有義字首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30-5-2020 06:03: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眾所周知,倉頡取碼得視乎漢字的形狀,經過指定的步驟來分拆。我們可以列出如下:
  • 判定漢字是整體字還是組合字——視乎它有沒符合條件的字首,有就是組合字。
  • 若是整體字,就不分割,依規定取4碼。
  • 若是組合字,就先割出字首,取字首2碼。
  • 接着再取字身。字身也要依條件判定為整體字還是組合字
  • 若字身是組合字,就先割出次字首取1-2碼。接着再給次字身取1-2碼。加起來不超過3碼。
  • 若字身為整體字,就不分割,依規定取3碼。

註:上述的「條件」為:
  • 可從縱向或橫向一次截然分離者,其最左側或最上方稱做字首。(下稱「一刀原則」)
  • 凡字首有部份向右方或下方延伸,不能截然劃分成兩部者,為取碼上的方便,亦視做字首。(手冊上並擧了不少字首例子)
  • 若符合特殊指明的形狀,可打破上述兩項,作複合字首。

這些步驟要寫出來,礙於人類語言,總有點繁文縟節的感覺。但實際操作時,每個漢字就是一幅二維的圖像,人類用肉眼一眼就可看到全貌,然後同時作判定與分割,那是電光石火間的事情,沒有甚麼複雜的。一個漢字是否組合字,跟它能否分出字首,其實只是一體兩面。

不料有「倉頡玄學家」借此來造文章,強姦官方的嘴巴。

早些日子時,那玄學家已經宣稱「判定結構」與「劃分字首」不是同一回事,他搬出三代手冊中一些漢字組合形式,如「並列形(按即指左右形)、上下形、外內形」等來造文章,宣稱『倉頡最難的地方就在於結構判定』。甚至把「外內形」和「延伸形」視為截然不同的事物。

然而,我們學習漢字時,雖然知道漢字結構可以這麼講,但它其實只是背景知識而已。於倉頡取碼的實作時,不管是左右、上下、外內,都是同樣的處理,先取字首後取字身。判斷字形與分割,僅是取碼過程中的一環,目的是讓我們正確取碼,取得了碼就不用再留戀,不要沉迷在這些形狀間的異同來無限擴大。因此五代手冊刪去了這些不必要的說明,讓學習者更清晰集中。維基教科書也僅在擧例時略為歸一歸類。

不過玄學家要強掰的話,總可以找到地方來曲解。哪怕倉三手冊也只是略略一說漢字組合形式,倉五手冊直接略去,他還是可以借取碼流程圖,自行宣稱『無論倉三手冊,香港倉友,乃至倉五手冊的「取碼流程」,都把「結構判定」作為第一步,字首劃分才是第二步。』將正常人一下字的視覺操作,煞有介事地分作不同的兩步。

為什麼?因為接下來,玄學家就要借某些漢字組合形式來造文章。

像一般的上下形、左右形,無論哪一代手冊,都明刀明槍地直接說要在一次截然分離的地方切割出字首字身。玄學家不敢造次,對這些字形仍依「一刀原則」。

但有些沒那麼簡單的組合形式,玄學家就借機鑽空子了。既然手冊上提及不能截然劃分的「延伸」,他就借延伸來篡改,自行宣稱延伸形漢字並不遵從「一刀原則」,改為需要看其頂部是否「有義字形」,去取出「有義字首」。

玄學家這種行為,明顯違反了官方不以字義來定義字首的說明。但既然他立心要強姦官方嘴巴,他甚至反過來,說「我講有義字形是用来結構判定的,不是用来劃分字首的。」把找出「有義字形」放在先於分割字首的位置,於是官方說「不以字義來定義字首」就好像沒有違反他的做法——因為找有義字形並不是劃分字首,而是「先於」劃分字首嘛。

這種想法當然是奸險邪惡的故意扭曲。但那玄學家,用相同的手法,不斷在官方說明間鑽空子,去建立了一套全人類全世界全地球全宇宙中只有他一人「正確」的倉頡規則。別人指出他的扭曲,他還罵甚麼要跟大家爭論是「自降身份,不如讀書」。

可惜這種抱着鑽空子、強姦他人話語的玄學家,讀再多的書都是枉然。人有惡者五,而盜竊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僻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而玄學家兼有之。
 樓主| 發表於 30-5-2020 16:07:58 | 顯示全部樓層
附上玄學家借用「延伸」來造文章曲解的原話直錄:
广厂尸疒型的字,可以通過有義字形来判定。
如「應摩唇府」中的「䧹麻辰府」均為一個有義字形,正好為形聲字中的聲部,因此判定它們是上下分體,上面的撇向下延伸。
有人想問,為甚麼倉頡還要作延伸判定?如「腐」字,直接判為广包圍餘下字形不就可以了嗎?解釋如下:
一,並不是所有字體,都會做成广全覆蓋,有些嚴格遵循字源的字體,广只覆蓋到一半。目前沒有哪個字體能成為倉頡結構判定的標準。
二,朱邦復說現代漢字中有百分之九十是形聲字。「腐」字作為形聲字是顯而易見的,「腐府」同音。因此如果將「腐」看成是「广>(付=肉)」,那不符合一般人的認知。
三,倉頡手冊有述「向下延伸」的內容,因此這既是文化常識,也是倉頡規則的一部份。


有關借「形聲字」來造文章的問題,我在上一篇帖文〈形聲字分析並非實際取碼準則〉已具體駁斥,說明「形聲字」僅屬朱邦復先生在硏發前期的思考和分析,那只是構思性質的步驟,不等於實際取碼時以此作依據。本篇帖文則集中駁斥他借「延伸」來造文章。借着手冊「延伸」一詞,可以造文章成什麼「文化常識」這種跟倉頡取碼沒有關係的東西,強姦成「倉頡規則的一部份」,要麼就是他的閱讀理解極有問題,基本上任何人類的說話,他都沒辦法正常理解;要麼就是別有用心,特意玩弄文字來曲解,一開始就不肯尊重客觀事實。

玄學家就是這樣,不斷地斷章取義,截取官方手冊上某些詞語,自行釋義、偷換概念、張冠李戴,強掰成他自己經不起事實考驗的玄學構想,還要強姦官方嘴巴說成這樣解才是官方的「正確」意思,還企圖要全天下全世界所有人都聽他那一套,奉他的玄學說法為「唯一」「正確」的規則,所有教程都依他的玄學來改寫。

至於官方明確說明並非如此操作的文字,玄學家同樣地可以曲解成別的意思。比如官方說明倉頡拆字取碼不考慮字義,他就可以強掰成官方只是說「麗、黿、順」這類字不考慮字義,但他的「有義字形」是如何如何所以並不違反。反正這人的語言偽術已入化境,有他的一套詭辯模式,還可以畫成流程圖,他的個人時間也多的是,要跟他辯只是浪費時間,他還可以用相同手法把你的反駁文字強姦(註)。要是哪位初學者受他誤導,聽了他的玄學,就真的是誤人子弟。

註:就例如2018年,玄學家乘着「春冬登帝系」之亂造文章,宣稱「有義字首」才是「正確」。其時我以語理分析學反駁,指證他口中的「正確」,定義不符正常人所理解的「正確」。我為方便行文,以「正確B」這寫法代表遭他扭曲後的「正確」一詞,用來區分正常人所理解的「正確」。結果那玄學家可以厚顏無恥得利用我的說話來佔我便宜,公然說我所分析的「正確B」是「共識」,把我的分析說成是支持他一樣,叫其他反駁者依從我所指出的「正確B」來討論,推翻正常人所理解的「正確」。這種人是在骨子裏就存心蹂躪事實、蹂躪他人發言的。
 樓主| 發表於 31-5-2020 16: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那玄學家看過我大大小小的指控後,聲稱要「回覆」我,卻完全沒有真的回覆我各點指控,反而拿我的說話作為素材去扭曲與強姦。

比如我指出三代官方手冊有指明複合字首,只是「一句帶過,沒有特別命名」,不像五代官方手冊般闢作一段清晰。那玄學家居然可以強姦成:
『cj6見我在《倉五之殤》說倉五手冊有不命名政策,他也說倉三手冊「沒有特別命名而已」。』

我指出這點,跟玄學家那本肆意強姦官方的偽書無關。但玄學家就是如此幻想。他還基於此來長篇大論,以「反駁」我的立論。既然他所基於的東西是失實的,他在其之上的立論也自然全是子虛烏有的廢話。

還有,玄學家說他自己只是替官方沒命名的取名字,也是失實的。他是把自己一大堆幻想、妄想,借機鑽空子,宣稱作官方概念,宣稱這樣理解才「正確」。這根本不是替官方命名,而是偷換概念強姦官方的說話。

由於三代官方手冊一句帶過,前後有其他字首例子,跟我的討論焦點無關,我略去那些部份。玄學家又拿來造文章。
 樓主| 發表於 31-5-2020 16:11:07 | 顯示全部樓層
對於玄學家妄想出來的「有義字形說」,他尤其無恥。

玄學家自己故弄玄虛,篡改官方的話,強行宣稱「結構判定」與「字首分割」截然不同,找尋「有義字形」先於「字首分割」。我布本帖已依據客觀事實、依據官方真真正正的說話,充分論證其誤。但玄學家居然可以聲稱作只是我「個人習慣」,是我「不對」。

我指出他混淆發明輸入法的前期準備分析研究,跟實際取碼操作的規則。他完全無視,繼續蓄意混淆下去,繼續借此來強姦官方的說話,聲稱官方在倉頡取碼中取「有義字形」。

而「暦懬㞙」這三個玄學家以為對他有利的實例,錘子在這裏已詳細地解說過,玄學家還是繼續無視並且自說自話。

玄學家甚至還無耻得宣稱我『之前的發言都贊同了有義字形』!

他憑什麼這樣說?原來他曾經說過『「有義字形」是必須用到的,比如「誩」的字首是「言」還是亠亠,是你在判斷它的分體字類型會用到的。你可以通讀倉三手冊和倉五手冊,它基本不講諸如「誩競澀凝」等字的字首判定問題,也就是說手冊都是有缺漏的』於是我在4月28日在本論壇上如此反駁他
他又以「誩、競、澀、凝」的字首判別去扭曲成是採用了「有義字形說」。事實上,倉頡切割漢字字形時,若有多種切法,是比照相同或相似部件漢字的切法,而非檢查某個部件是否有義。「誩」的字首是「言」不是「亠亠」,只因為比照其他含相同部件的字如「讀、謀、請」等都是直切而不是橫切,並不是因為「亠亠」無義。只要虛心地看看倉頡實際情況,切出無義的字首/次字首之實例比比皆是。它們都只不過是形狀,與有義無義不相關。

「沒有一點分析理解的能力和知錯認錯的勇氣」,正是那傢伙自己,不是尊重實例的其他討論者。
我這段說話,清清楚楚表明我反對他的「有義字形說」,指出「誩」的字首取「言」,只要比照其他含相同部件的字之分割方法即可知。這是完完全全的純粹形狀對比,跟字義毫無關係。

豈知我說得這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玄學家居然還可以極厚臉皮地強姦作:
『cj6之前的發言都贊同了有義字形,比如他說「誩」字通過部件互換「討說議」等,就知道「誩」字如何結構判定。這就是有義字形的概念了,正因為它是有義的,所以才能互換。』

這種臉極厚心極黑的欺世者,只能而且只會活在指鹿為馬的世界中。你用事實指出他指鹿為馬,他還會把你指正他的說話扭曲成馬。無論誰人說了什麼,無論事實呈現了什麼,他總有方法強姦成馬。

因此,對蓄意指鹿為馬的人,說道理說事實都是沒有用的,只可以指出他對真相的惡意污染後,制止他進一步的污染行為。

希望每個人都用雪亮的眼睛看清他的一切,並且共同制止他,以免倉頡輸入法陷於真正的「倉頡之劫」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27-11-2020 03:50 PM , Processed in 0.23089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