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形聲字分析並非實際取碼準則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115|回復: 1

形聲字分析並非實際取碼準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9-5-2020 18:51: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cj6 於 30-5-2020 03:39 PM 編輯

倉頡輸入法中,無論哪一代,組合字(或稱分體字)都要切割字首與字身,除了特殊規定外,都在第一道能一刀分割的縫隙(或稱切口)割開,不會在第二道縫隙。這做法雖然會破壞文字學上的理據分析,不過發明人朱邦復先生是明知如此仍然這麼設計的,朱邦復先生也多番解釋以做法及其原因。比如五代官方手冊第二章第一節「字首」中,便說明:
倉頡輸入法中的字首定義和慣稱的「部首」,觀念上略有不同,是以視覺分辨而非字義為定義原則……更有些字,如果不是事先就明白了字義,根本不知道哪邊是部首,……若以部首來定義「字首」,徒增使用者的困擾,故不取。換句話說,倉頡輸入法的部首,是以字形位置而非字義為準則。
其實看到這麼清晰的官方說明,任誰都會知道倉頡輸入法不會依據「字義」來切割漢字,跟文字學上的組成結構不相同。除非那人的閱讀理解能力不正常,否則不應誤解。

然而過去還是有人「挑館」,想推翻倉頡的字首字身劃分。在朱邦復工作室「開放文學」網站的「不二對話錄-利害風雲--第六集」,即過往網友留言及網管回覆的紀錄中,李遠佳在1976樓留言,認為倉頡的字首、字身不符他對漢字理據分析的認知,例如主張「順」字依文字學理據分割作「中中‧一月金」,而非倉頡正常取碼「中‧中‧中金」。朱邦復先生就對其主張狠批:
閣下自命為倉頡法教師,卻對倉頡輸入法之精義一概不知,自以為是,豈不誤人子弟?每次閣下留言,自說自話,老朽皆隱忍不言。……閣下須知,倉頡輸入法不是為閣下這種「學富五車中文」之高手而設,亦非為僅識之無之輩而發。有興趣於中華文化之外國人、無機會接受「良好教育」之「無知大眾」,彼等不知「部首」為何,即令知者,亦未知有「川」部(沈補﹕非也,”頁”部),若不取「奇怪的編碼」,那才是頭腦昏庸。老朽奢談「智慧」,連閣下都不如,封網長眠也罷!
(沈補)
1.『這「字首、字身」和字義的「字首、字身」根本是兩回事』:所謂字義,猜係指造字的方法,唯字形結構上不稱字首,而為部首、偏旁、形旁;文字學上亦無「字身」之稱,因其作用,有聲符、右文等名。
2.『在以「拼圖觀念」展述「倉頡編碼規則」所建立的編碼會與原來的倉頡編碼有非常少量的不同結果』:如此何不另創一輸入法?
3.『又如原本「奇怪的編碼」如「順(中中中金)」會變回「順(中中、一月金)」等。』:倉頡輸入法不是變魔術,”順”字取碼完全符合字首分割定義,不過人們惑於習慣而已。如照貴法,那”候”當做”人中弓一大”、”滌”當做”水人中人木”或”水中人大木”了。
該問答在2002年,距今已18年。目前搜索網絡,看不到李遠佳還有倡議更改倉頡的字首字身劃分。然而卻有一個叫尹卂(ejsoon)的,不但力排眾議,宣稱倉頡的字首劃分要看「有義字形」,甚至竟然違反朱邦復先生白紙黑字的說明,篡改或「強姦」官方說話,聲稱這才是倉頡的「正確」「規則」。

這個尹卂有什麼憑據?他在「反駁cj6對尹卂規則正確性的質問」是這樣妄圖自圓其說的:
只有尹規有「有義字形」的敍述,大部份有義字形都是朱邦復所講的形聲字,比如「腐」為「聲府形肉」,「登」為「形癶聲豆」等等。好像朱說漢字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形聲字,因此只有理解尹規,才可能正確按照朱邦復原意判定結構。
在他自己的空中樓閣論壇中,也這麼說:
三代的「麻厭厥厤䧹府尾」等都是自然向下延伸而已,這些形聲字用有義字形来判定結構是輕而易舉的。
以及還有這樣說:
广厂尸疒型的字,可以通過有義字形来判定。如「應摩唇府」中的「䧹麻辰府」均為一個有義字形,正好為形聲字中的聲部,因此判定它們是上下分體,上面的撇向下延伸。……朱邦復說現代漢字中有百分之九十是形聲字。「腐」字作為形聲字是顯而易見的,「腐府」同音。因此如果將「腐」看成是「广>(付=肉)」,那不符合一般人的認知。(按:此段增補於5月30日)
留意他是強調形聲字來支持其虛構出來的「有義字首」說。為什麼用「形聲字」?因為朱邦復先生在官方手冊裏提及他在發明倉頡輸入法的前期工作中,想到形聲字佔了漢字的八九成,分析過字典裏的形聲字構造,於是尹卂便藉此鑽空子曲解。

翻查官方原文,朱邦復先生在五代官方手冊第一章第一節「倉頡輸入法源起」是這樣寫的:
2.根據說文解字,中文源自象形、指事、轉注、假借、會意、形聲六書。後人百分九十文字,皆依據形聲所造,是以,本輸入法即以「形聲」為取碼及組字之基本法則。將所選取的文字一一整理,共計分析出594個字首,9897個字身。
然而,發明一套輸入法,前期的思考和分析是構思性質的步驟,它不等於實際取碼時以此作依據。看看官方手冊這段文字下方繼續的說明即可知道:在上述的前期分析階段,朱邦復先生得到了若干個「初步的字首」和「初步的字身」後,一方面思考如何在鍵盤上「分佈」它們能有效率,得出了「字首取兩碼,字身取三碼」之結論,另一方面著手硏究以人工智能的方式產生字形,成為「漢字字形產生器」。到了第8項,才說到實際的依字根取碼:
在中文文字辨識上,倉頡輸入法僅用114 個「基本符號」,根據中文文字的「結構關係」,分別取碼。是以,使用者僅需知此114 個符號,以及結構規則,即可得到中文字碼。
可以看到前期的分析並不是落實以114個字根取碼時的約束條件。在以114個字根實際取碼時,使用者須遵守明文規定的結構規則,而不再管它是否形聲字,不再管它哪裏是部首哪裏是聲符。尹卂企圖藉形聲字來穿鑿附會,篡改或「強姦」官方說話,是可恥的。

尹卂的篡改,比李遠佳的主張來得陰險狡詐。李遠佳是想直接推翻倉頡的所有原字首字身分割原則。尹卂則是投鼠忌器,官方直接說明或經常用作例子的「順、候、麗」等字他不敢動,卻偷換概念,聲稱官方只是在這些字身上採用第一道縫隙分割的原則,在其他字身上就要看所謂的「有義字首」。

在五代倉頡中,尹卂借「春冬登帝系」之亂,強行說成官方規則要看「有義字形」去決定字首——事實上官方只是局部性改變了對於「上部能一次橫向分離」的看法,並沒有基於什麼「有義」與否,不過官方的改動不完整造成不少錯漏,到六代修正問題時就還原回到三代的作法,這樣的混亂當然不理想,但跟「有義字形」沒有關係。

至於在三代倉頡中,尹卂則借複合字首(或稱特殊字首)去做文章,宣稱它們是基於「有義字形」來劃分作「字首」。由於五代官方手冊裏的第二章第四章另有「複合字首」段落,說明了清晰的條件和限制,尤其是「讀者若憑主觀自定例外字,將取不到正確字碼」這一句,使得尹卂無法鑽空子,於是尹卂就不斷攻擊五代的複合字首不清真、有違倉頡本質等等。三代沒有這個章節,尹卂就拿來造文章。

不過認真查閱的話,三代官方手冊裏是說明過這問題的:
……麻、䧹、厭、厤、鴈、辰、厥、羽、府、鹿、亥……為了取碼方便,一律定義之為字首。
這裏說的,是本屬例外的形狀,以正常作法本來不會把它們作為字首,現在僅對這些形狀作特別規定。有正常閱讀理解能力的人,應當知道它們是特殊做法,其實就跟五代一樣。只不過五代手冊的篇幅較長較清晰且有另外命名,而三代手冊就一句帶過,沒有特別命名而已。手冊不但沒有半個字說它們是因為「有義」而被劃分作字首,相反更說明是特別情況,僅僅是「為了取碼方便」。尹丮居然這樣鑽空子來篡改官方的說法,還聲稱他這樣才是對倉頡規則的「唯一」「正確」理解,其他人才是曲解,真是賊喊捉賊。
 樓主| 發表於 30-5-2020 06:25:49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篡改曲解能力高得無可再高的玄學家如此說:
『cj6的文章多䖏歪曲我的講話,我講有義字形是用来結構判定的,不是用来劃分字首的。
理解閱讀能力有待提高。』

就其謬誤,我寫了〈勿借字形判定來造文章支持虛構的「有義字首說」〉反駁。

2018年,在「春冬登帝系」爭議上,那玄學家借亂來宣稱視「春冬登帝」等作字首才是「正確」的做法,因為它們「有義」。
兩年後的今年,玄學家先非議「」這字根,當中涉及整體字跟組合字的分界,然後他便力推以「有義字首」作「形漢字」的普遍規則,取代牢牢定死的複合字首。

這人長期部署,無非就是要把他的個人玄學理論說成是唯一真理,甚至不惜動手強姦官方嘴巴這麼污穢的手段。

除了有義字首,他還有一大堆什麼「字元識別」「縱貫」「強橫」「錯體相連」「兩端相接」等等諸多論說,表面上包裝成從官方文字或理論出發,實際上全部是斷章歪曲,偷換概念,借殼上市。用E式思維神槍手謬誤等令自己貌似立於不敗之地,甚至可以綜合出其詭辯模式圖。這種以幻想取代現實的人,天花龍鳳地編織他又長又臭的纏腳布理論,想欺騙還未深切思考的初學者,最終只不過是自欺欺人。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27-11-2020 04:52 PM , Processed in 0.31788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