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論噴火的龍與E式思維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129|回復: 11

論噴火的龍與E式思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30-4-2020 20:50: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注:本文撰於2018年,修訂於2020年。
論「噴火的龍」與E式思維
又一次寫批判長文,作為一個學习倉頡輸入法三年的用戶,本文旨在批判某種看似有深度,但實則不堪一擊的思維方式(即E式思維)及由其而來的理論體系。在講我的觀點之前,我想給大家看一個著名的故事,這就是卡爾·薩根的《龍喻》。
   「一條會噴火的龍住在我的車庫裏。」
假設我一本正經地對你說出這句話,我相信你一定會想親自去看一眼。有關於龍的故事流傳了成百上千年,但是從來就沒有證据證明其存在,正所謂机不可失時不再來。
「讓我看看。」你說道。我把你領進我的車庫裏,你看到裏面有架梯子,空的塗料桶,還有一輛舊到掉渣的三輪車,但是就是沒有龍。
「龍在哪?」你問。
「它就在這裏呢,」我會回答道,大概指了指前面,「我忘了告訴你,它是條會隱形的龍。」
你建議在地上撒些麵粉,那麼我們就可以看到龍的腳印了。
「建議是不錯,」我說:「但這龍浮在空中。」
然後你建議用紅外綫傳感器探測到看不見的火焰。
「建議不錯,」我說:「但是這個火焰是沒有溫度的」。
你打算用噴漆讓龍現形。
「建議不錯,」我說:「但是它是條非物質的,無形的龍,漆不會留在它身上的。」就這樣下去,你所有物理探測的建議都能被我用一個特別的解釋反駁,告訴你為什麼你的建議行不通。
於是,你每提出一個檢驗我的說法的實驗,都會被我用一個特別的理由去迴避掉。於是,你永遠無法推翻我的說法。我的車庫龍理論,是一個永遠無法推翻的理論啊!
一般人認為,一個說法只要不被推翻,那它就是成立的。波普爾認為,有一些說法即使無法被推翻,那也不應得到確證。於是他提出一個學說,認為,一個理論只有具備了可證偽性,才可以被肯定。亦即,這個理論有被推翻的可能,而不是在任何反駁下都能自圓其說的。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1: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30-4-2020 09:06 PM 編輯

然而,自稱對倉頡有相當研究的某人正是犯了如下的錯誤。此人提出了一堆看似相當自洽但實則值得懷疑的理論。舉個栗子,「婁」在三代取「中田中女」,此人遂提出了一個理論——「兩尖相對則為連」。亦即,只要兩個尖頭對着,這兩個尖在倉頡中就會相連起来,由此他推出,「妻」由於上方的「丨」和下方「女」的尖頭,是一個連體字。然後,他進一步推出,五代「婁」當分體字取「中中.女」是錯的,沈紅蓮不懂倉頡!
事實真的如此嗎?很不幸,事情似乎並未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發展,他發現「勇」是個反例。「甬」的尖頭並未和下方「力」的尖頭連在一起。但是過了段時間,他又說,因為「勇」上方是三個尖頭,不是一個尖頭,所以他認為兩尖相對即為連的理論仍然很有價值!
從上方的事例可以看出,無論他提出的理論有多少反例,他都能夠找到藉口來迴避反例。如果反例是生僻字(漢文庫典中有「⿱禾虫」、「⿱禾車」等字可作為「兩尖相對則為連」的反例),他就會說這是生僻字,很可能是取錯碼,不足為據。如果反例來自五代,他就可以反咬一口說沈紅蓮不懂倉頡,然後說他的理論「成功」地證明了這一點。如果反例來自三代常用字,他還可以在他的規則上打一個補丁來迴避這個常用字,這樣,除非能詳細地問到朱邦復本人,就永遠無法將他的理論推翻,他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有錯!這些理論和《龍喻》中的噴火的龍,有什麼區別嗎?
再例如,他認為,三代的複合字首不是定死的,而是活动的,亦即,「广形字」自然延伸時,一律視作複合字首。(可見本人另外一篇文章)。我提出反對意見,舉了「螷」、「蠯」等好些不符其理論的例子,他則馬上以「生僻字」為由推脫,稱是官方取錯碼。後來見推脫不過,又以「螷」可能是從「广」從「⿱卑虫」為由來迴避問題。然而若是如此,取碼便涉及到了字義。然而倉頡並不按字義字源取碼,不知他又該如何推脫?不過,我想他總會有辦法給他的理論打上補丁的,他的理論是無法被戰勝的。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2:4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繼續下一段之前,我想給大家做一道簡單的規律題,題目如下:
已知有一段數字序列1,3,5,7,□。求問□內應填什麼?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3:4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大部分人看到這個規律題,都會認為□內應填9。但是我說我不這麼認為。我說我構造了一個函數如下:
1.png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30-4-2020 09:02 PM 編輯

經計算可得,f(1)=1,f(2)=3,f(3)=5,f(4)=7,f(5)=114514,所以□内填114514。
有人反駁說,作為一道規律題,出题人不可能想這麼複雜,這很明顯是個等差數列嘛!但是我一口咬死認為,题目就是這樣的,我構造的這個函數是這道題的傳家之寶!又有人翻出了這題的參考答案,確確實實是9。我便說,第5位「不是常用位」,誰知道是不是作者寫錯了呢?還有人找到了作者,作者說,出題的思路的確是一個等差數列。但我就是說我的函數才是题目的傳家之寶,你奈我何?你根本沒法反駁,因為我的理論的確滿足1,2,3,4位上的答案,而第5位被我稱為「不常用位」,其答案不足為據,作者的意思也不是說1、3、5、7…是等差數列,而是說f(1)、f(2)、f(3)、f(4)、f(5)…中的1、2、3、4、5是等差數列,你奈我何?哈哈,你永遠也別想推翻我的理論!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5:15 | 顯示全部樓層
可以看出,在觀察範圍較小的情況下,有時候兩個理論都會符合我們所觀測到的現象,但一旦擴大觀測範圍時,某些理論便站不住腳了。例如地心說,在古代觀測條件不發達的時候,可以解釋人們所觀測到的現象,但是隨着觀測儀器的改進,地心說的漏洞便顯露了出來。由此,我們也應該想到,擴大觀察的字集,使用罕用字對理論進行考察,也是相當有益的。我們絕不應該因為字例是罕用字,就一味地迴避。試問,有哪位科學家,會因為「儀器觀察到的現象不是肉眼常見現象」就拒絕用儀器的觀察結果來檢驗他們的理論的?如果僅用「常用字」來驗檢理論,結果便是管中窺豹、盲人摸象!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5:54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我給你提出一個猜想,但我一點證據都沒有,甚至現有的證據很多是與我的猜想是相左的,你會相信我嗎?顯然不會。提出一個理論和猜想需要以較為明確的事實為依據,決不可以隨便以自己的喜好、胡思亂想為依據。但是某人完完全全地違反了這一點。例如,此人稱:「早在2002年蒼檢已經研製成功,而朱說早不管倉頡輸入法,說明比2002還更早很多,估計1992年之後不再管了。」
2.png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朱邦復只說「早不管倉頡」,如何推得是1992年之後就不管呢?其胡亂臆測的本質暴露無餘。再則,據我們所得的資料,倉頡三代曾推出過兩代,1983版倉頡三代的輔助字形表中沒有「氺」,而增訂版倉頡三代的字形表則補上了這個字形。他在不知倉頡有1983和增訂版之別、且僅看過1983版的倉頡三代字形表的情況下便興衝衝地得出「倉頡的字元是活動的,會跳舞」的荒謬結論。由此還得出「沒」取「水弓水」也是「倉頡的字元會跳舞」的結果。但事實上「沒」取「水弓水」是因為使用了右上角寫成「ク」的字形的結果,而台標和陸標字形應取「水竹尸水」,這在漢文庫典裏也有明示。而此人單憑自身的喜好,就臆稱「倉頡的字元會跳舞」,試問這樣的研究能被稱作「研究」嗎?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7:31 | 顯示全部樓層
  以上,就是我今天全部的批判內容。總結起來就幾點。
一、不應以自身的喜好,在無證據的情況下胡亂猜測。
二、在遇到相當反例時,應考虑是否理論本身有誤,而不是給理論打上各種奇奇怪怪的補丁。這種所謂的不會被推翻的理論不僅不會廣受認可,還會因各種反例而受到質疑。
三、研究倉頡應全面考慮碼表字例和官方的說法,僅考慮常用字是不準確的。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59:39 | 顯示全部樓層
附:此人的詭辯模式圖
163300ue2cvv72fcyvevpe.png
發表於 1-5-2020 05:46: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1-5-2020 05:49 AM 編輯
馬拉一個錘子 發表於 30-4-2020 08:51 PM
然而,自稱對倉頡有相當研究的某人正是犯了如下的錯誤。此人提出了一堆看似相當自洽但實則值得懷疑的理論。舉個栗子,「婁」在三代取「中田中女」,此人遂提出了一個理論——「兩尖相對則為連」。亦即,只要兩個尖頭對着,這兩個尖在倉頡中就會相連起来,由此他推出,「妻」由於上方的「丨」和下方「女」的尖頭,是一個連體字。然後,他進一步推出,五代「婁」當分體字取「中中.女」是錯的,沈紅蓮不懂倉頡!
事實真的如此嗎?很不幸,事情似乎並未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發展,他發現「勇」是個反例。「甬」的尖頭並未和下方「力」的尖頭連在一起。但是過了段時間,他又說,因為「勇」上方是三個尖頭,不是一個尖頭,所以他認為兩尖相對即為連的理論仍然很有價值!
從上方的事例可以看出,無論他提出的理論有多少反例,他都能夠找到藉口來迴避反例。如果反例是生僻字(漢文庫典中有「⿱禾虫」、「⿱禾車」等字可作為「兩尖相對則為連」的反例),他就會說這是生僻字,很可能是取錯碼,不足為據。如果反例來自五代,他就可以反咬一口說沈紅蓮不懂倉頡,然後說他的理論「成功」地證明了這一點。如果反例來自三代常用字,他還可以在他的規則上打一個補丁來迴避這個常用字,這樣,除非能詳細地問到朱邦復本人,就永遠無法將他的理論推翻,他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有錯!這些理論和《龍喻》中的噴火的龍,有什麼區別嗎?


「兩尖相對則爲連」——那麼「裹」字,「果」的豎筆末端跟「」的頂端不是兩尖相接嗎?怎麼它們又不連起來啊?

還有,他錯誤解字的「螷」字又怎麼樣?「卑」與「虫」不是「兩尖相對」嗎?到底要應用「有義字首」才正確,還是應用「兩尖相對則爲連」才正確?

如果「兩尖相對則爲連」是眞的,那麼只要符合這條件不就成了?爲甚麼要排除「勇」字這種「上方是三個尖頭」的「兩尖相對」?他能說出排除的邏輯、排除的合理理由嗎?排除它有甚麼益處呢?

有時候,執着於謬說的人,爲了妄圖自圓其說,會把其立論弄得天花亂墜,異常複雜。比如地心說,當初的人說可以畫出太陽及各行星繞地球公轉的軌跡。失敗以後,古人就嘗試加入許多假想,提出「同心球說」,把一個行星被配以多個不同轉動方向和速度的同心球。可是推論不符合事實。於是古人再修訂成「本輪說」,主張是一個想像出來的小圓(稱作「本輪」)在環繞地球作圓周運動,而行星就在這個本輪上運動。結果仍然不符合事實。爲此,古人嘗試在本輪上加疊加本輪,甚至到後期,行星的本輪數量多達80多個,各天文學家都不知道每個行星應該有多少個本輪。

最終證實這一切都是憑空捏造的。

古人執迷於「本輪說」,是因爲當時沒有第二種解釋行星運行的學說,我們尚且可以體諒。但要是在今天,仍有人執迷於「計算」和繪畫本輪軌道,並以種種藉口去否定符合事實的日心說軌道,就完全是精神自慰,不值得任何體諒。但願他的自慰不要誤人子弟就好了。
發表於 17-5-2020 21:26:47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1-10-2020 03:20 AM , Processed in 0.33658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