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為何我認為倉頡三代定死了複合字首 - 第2頁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為何我認為倉頡三代定死了複合字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8-4-2020 21:35: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28-4-2020 09:37 PM 編輯

謝謝兩位。我又去看了一看他的自家論壇,他還對「賡」字如此抵賴:

做大數據的,不是一組數據拿来就直接用了,要對它的可靠性進行打分。「腐歷」等常用字的可靠性可打十分,「瘱賡」的可靠性基本是零分。您犯的錯誤就在於直接定出錯率是0.1,常用字和生僻字的出錯率怎麼可能等同呢,他們的可靠性那是天差地別。生僻字編碼的出錯率當然會很高,高得離譜啊,你自己不是說馬来西亞倉友提供的倉五碼表在擴展區有大量錯碼嗎。微軟倉頡更沒法用。你以為朱邦復工作室的員工甚至包括朱邦復都是前世盜墓對生僻字有好感?據我所知目前只有沈紅蓮的前世可能參與盜墓。


首先,一套良好的形碼,應該在常用字或罕用字上,都能套用相同的規則,一視同仁。

其次,「賡」也不見得很罕見,雖然的確不比「腐、歷」常用,但至少一郎在大學時也常常用到此字,不見得是很生僻。

再者,微軟工程師不怎麼懂倉頡規則和字根,此壇過去補完上也的確有疏漏,但相比之下,官方編碼不至於要打「零分」這麼不可靠。

可不可靠,不是單純地以常用字、生僻字作爲絕對。常用字也可以編錯碼(比如「睾」字),同時也不可能凡生僻字的編碼就不可信。還要結合規則,結合同類字的類比等等綜合考慮。

現在不單單是「瘱、賡」二字,倉頡編碼中,字首的分割,往往都割開「有義」的部件,要找例子還有許多許多。比如「麗」,字首取「一一」,有義嗎?若「有義說」可從,爲甚麼不取「丽」作字首?又如「頫」,字首取「」,有義嗎?若「有義說」可從,爲甚麼不取「兆」作字首?那個人根本無法就事論事,只能用種種詭辯策略,自欺欺人。

至於「腐、歷」等字的三代編碼,明明早已說明了字首只是為便取碼的特殊例外,他還是不理會,要強行說成是因爲「有義說」,這無異於把一頭人人都看到是鹿的動物稱爲馬。
 樓主| 發表於 28-4-2020 21:49: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10:32 PM 編輯
Ichirou 發表於 28-4-2020 09:35 PM
謝謝兩位。我又去看了一看他的自家論壇,他還對「賡」字如此抵賴:


此人已經語無倫次了。
沒錯,倉馬的C/D區錯碼很多,C/D區是倉馬碼表中編碼質量最差的部分。但很不幸的是,本人專門統計過錯碼率,因此可以再次打臉他的抵賴。
倉馬在C/D區儘管有很多錯碼,但這錯碼率是0.104,亦即,即使是由對倉頡相對不熟悉的編碼人士所編的部分,錯碼率也僅比0.1多出很少的一點點。倉頡三代手冊附錄為更熟悉倉頡的官方編碼,質量自然會更高,而且「賡」等字也並不像他所說那樣罕用,因此本人在上假設的概率已經是非常高了。
一郎說的也很正確,何以「順」、「黿」、「麗」等字劃分時不用顧及字義,而「賡」等「广形字」卻要呢?明明理論漏洞百出,反例无數,但却仍然假裝看不到,這是不是「皇帝的新裝」?
當然,他一定有辦法繼續圓他那漏洞百出的理論,我們可以繼續看他如何表演。

題外話:不然他以為我這錯碼率是怎麼假設出來的?當然是有先前的經驗囉: )誰會像他一樣拍腦袋論證啊
發表於 28-4-2020 22:51: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28-4-2020 10:59 PM 編輯

其實兩年前的爭議中,他的立論早就漏洞百出,對於所謂「有義」也一直一知半解。只是他一直視而不見,或者砌詞狡辯而已。就例如Ceku兄問過他:『請問決斷「凳」分割為「⿱登几」時,是以「登」有意義為憑,或是以「豆」有意義為憑呢?理由為何?』

結果他這樣說
以「登」有意義爲憑。理由爲單獨「夂癶」這三個部件沒有含義,需要往下包覆一個字形才能組合成具有完整意義的漢字。

事實上,「癶」也是一個有字義的獨立漢字,《康熙字典》這樣解釋:
一、《唐韻》《集韻》並北末切,音鉢。《說文》足刺癶也。《六書本義》兩足張,有所撥除也。《元包經》艮北癶癶。傳曰:兩人相背也。註:北,背也。又:漸辵之癶。傳曰:足有所行也。註:辵,足也。癶,行也。
二、《字彙》从二止相背。有分癶之象。別作撥蹳,非。
《漢語大詞典》也收錄了「卡癶」、「卡癶襠」二詞。

他說「癶」是「沒有含義」,我只可以說他的文字學知識不足。應以甚麼標準去判定是否「有義」,他也一直給不出答案,只懂扯去甚麼「常識」甚麼「中國文化」去迴避。但顯然他的「常識」在文字學上是不及格的。

我也記得,Ceku兄問過他,像「务」或「备」字,在簡化漢字裏有義,在繁體漢字裏卻非,那麼應判定作有義還是無義?有甚麼判定根據?他也迴避了沒有回答。
發表於 29-4-2020 15:37:36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傢伙整天在說一大堆原創理論,除了「有義字形」外,還有一堆甚麼「縱貫橫截」、「相錯連體」,天花亂墜。恐怕他妄想把倉頡教科書全都變成這個樣子。那才是真正的倉頡之「劫」或「殤」。可笑的是那傢伙還敢聲稱官方手冊就是這個是意思,只是手冊說得不清楚,他是全宇宙唯一讀懂的人,替手冊說清楚而已,如此云云。我都不知這種情況叫騎劫好,還是叫挾天子令諸侯好。

我不是反對他嘗試去「發現」新說,但自古以來,新說要經歷「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階段,經事實驗證,證明至少在指定範圍內適用,沒有失效的例子(或者那些失效的例子有必然的解釋,可以劃為不適用部份),才可以把新說看成是一般道理。他的理論經不起事實驗證,就應當自行再省思。但他卻妄想能自欺欺人,用各種邏輯謬誤的詭辯來逃避。

是啊,他連自己在詭辯都不承認:
所謂詭辯,是無理的一方不肯承認錯誤而採用的辦法。我對倉頡規則的理解是最正確和最深刻的,因此我不會是詭辯的一方。(出處)

倉頡社群中,沒有誰能說自己永遠正確,所想的永遠沒錯。大家都會審視不同人的意見,以證據、實例來比較。唯獨那傢伙例外。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可惜他沒有。
 樓主| 發表於 29-4-2020 16:33:30 | 顯示全部樓層
cj6 發表於 29-4-2020 03:37 PM
那傢伙整天在說一大堆原創理論,除了「有義字形」外,還有一堆甚麼「縱貫橫截」、「相錯連體」,天花亂墜。恐怕他妄想把倉頡教科書全都變成這個樣子。那才是真正的倉頡之「劫」或「殤」。可笑的是那傢伙還敢聲稱官方手冊就是這個是意思,只是手冊說得不清楚,他是全宇宙唯一讀懂的人,替手冊說清楚而已,如此云云。我都不知這種情況叫騎劫好,還是叫挾天子令諸侯好。

我不是反對他嘗試去「發現」新說,但自古以來,新說要經歷「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階段,經事實驗證,證明至少在指定範圍內適用,沒有失效的例子(或者那些失效的例子有必然的解釋,可以劃為不適用部份),才可以把新說看成是一般道理。他的理論經不起事實驗證,就應當自行再省思。但他卻妄想能自欺欺人,用各種邏輯謬誤的詭辯來逃避。

本人專門為他打造了一張圖,非常適合他
屏幕快照 2020-04-29 下午4.31.28.png

點評

cj6
一圖中的,妙哉!  發表於 29-4-2020 04:41 PM
發表於 29-4-2020 23:0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1-5-2020 06:17 AM 編輯

錘子兄在頂樓引述了那位人兄對「灋」字的說法,一郎回覆一下。

若按此種做法,「灋」(「广」撇到底的字形)要將「廌」視作向下自然延伸,於是取碼「水.戈火.戈」,等等。

其實「灋」字會切割成「氵.廌.去」(編碼取「水.戈火.戈」)而不是「氵.广.(餘下部份)」(編碼取「水.戈.難戈」),是因爲「廌」本身是難字。在切割時,難字會自成一塊,不用在其中間割開。雖然有一些情況難字可以黏合,例如「與」是整體字不分割,「學」的字首則「⺽」與「冖」黏合了,但在難字中間切開的話,我們找不到反例。這是難字統一的規矩,也是早已說明的規矩。

這並不是因爲「廌」是「有義字形」。

如果「有義字形」是成立的話,跟「灋」字類似的「滬」字,爲甚麼不切割成「氵.启.巴」(編碼取「水.戈口.山」或「水.竹口.山」)呢?「启」字跟「廌」字一樣,也是有字義的漢字啊。
發表於 29-4-2020 23:49:45 | 顯示全部樓層
馬拉一個錘子 發表於 27-4-2020 03:52 PM
三、打臉詭辯之一——真的按字義分割嗎?某人認為「螷」字,因擴展B區有「⿱卑虫」一字存在,從字義上看,有可能是從「广」從「⿱卑虫」,不是從「庳」從「虫」,「庵」字從字義上看,從「广」不從「庆」,「廥」字從字義上看,是從「广」,「會」聲,因此取碼時就不用將「广」形字視作自然延伸,然而,如此一來,取碼便涉及到了字義與字源,但實際上,倉頡輸入法在設計時完全不考慮字義和字源。這一點,從手冊、朱邦復先生和沈紅蓮女士的說法中便能看出。語見手冊 ...


「螷」字是蚌的一種,形狀狹長。古人把修長的稱作「螷」,圓形的稱爲「蠇」。《說文解字》段注說得很清楚,是從「虫」,「庳」聲。它有一個異體字,寫作「蠯」,形符變作「䖵」,聲符仍然是「庳」聲。

至於「⿱卑虫」字,《篇海類編》說同「螵」字。「螵蛸」二字連用,指螳螂的卵塊。無論字義還是字音,都跟「螷」字無關。

可見在文字學上,「螷」字是從「虫」,「庳」聲的。

那人兄以爲「螷」字從「广」從「⿱卑虫」,是文字學不及格。

希望他能虛心學習,修正自己的錯誤,不要老是班門弄斧。
發表於 30-4-2020 18:15:27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那傢伙繼續在他自己的破論壇上,把我們逐個人身攻擊,然後選擇性地挑一些他以為對自己有利的論點去評論。

他繼續說「有義字形」不適用於上下字/多層字,只適用於「广/厂/尸/疒形字」。

但正如錘子的反問『何以「順」、「黿」、「麗」等字劃分時不用顧及字義,而「賡」等「广形字」卻要呢?』為什麼呢?他避而不談。

同時,正如Ichirou解釋『「螷」字是從「虫」,「庳」聲的。那人兄以爲「螷」字從「广」從「⿱卑虫」,是文字學不及格。』他也避而不談。

但他賊喊捉賊,反指格瓦拉(錘子)迴避反例,不肯評論「㞙」字。
——「㞙」字官方在《漢文庫典》取「尸山.水」,是基於官方使用的字形是「」不是「」。
——如果依據「」形,就只會取「尸.竹山.水」,不可以像那傢伙的想像般,看到「尾」部件「有義」,就飄移字首的分割界綫。
《漢文庫典》的字形圖片這麼大,那傢伙竟然假裝看不到這樣清楚的事實。他還有臉皮說自己不是在詭辯,呵呵。

我說,切割漢字時,如果既可以橫切又可以直切,就看同類偏旁的漢字類比一下。例如「誩」字,可以類比「讀、謀、請」等。這是在判定結構和劃分字首時都適合用的。那傢伙就誣衊我在沒有判定結構之時,就直接去劃分字首。

不止於此,那傢伙還繼續宣稱什麼「縱貫橫截」、「形勢連體」、「相錯連體」不是他的原創理論,是倉五手冊原有的。明明官方手冊的概念、官方手冊的文字解說並不是這樣。那傢伙自行抽取幾個官方舉例,聲稱官方沒有命名、自己只是命名,但事實上是借殼騎劫,違反官方本來的描述,偷換成那傢伙自己的那一套。這是寄生蟲的行為,腐蝕宿主,令宿主死亡,還對外界裝扮着自己才是宿主本體的樣子。真是噁心至極。
發表於 30-4-2020 19:43:24 | 顯示全部樓層
他早就詞窮理屈,他的言論已逃不出在下和各位所反駁、所指出的問題。

如果「⿸形字」要靠是否「有義字理」來判斷,爲甚麼其他形的字不用?一種正常的輸入法,會設計得這麼精神分裂嗎?他說來說去都說不出理由。

還有,「判定結構」與「切割字首」其實是同一回事。判定是整體字的話,就不能切割;判定是組合字的話,就找第一個能一刀割開的縫位切割。他繼續鑽空子、遊花園,逃避說明何謂「有義」的判定標準,逃避解釋爲甚麼「⿸形字」要思考是否「有義」而別的形狀不需要,只顯得自己根底淺、腹中空。

不過,連官方白紙黑字明文說明的內容,比如倉頡拆字取碼只看字形不看字義,他都可以不斷曲解說成相反的意思;官方沒有說過的內容,他又可以用種種藉口(例如辯稱只是命名)曲解成官方是如此聲言。這人早已不可理喻。
 樓主| 發表於 30-4-2020 20:37:38 | 顯示全部樓層
Ichirou 發表於 30-4-2020 07:43 PM
他早就詞窮理屈,他的言論已逃不出在下和各位所反駁、所指出的問題。

如果「⿸形字」要靠是否「有義字理」來判斷,爲甚麼其他形的字不用?一種正常的輸入法,會設計得這麼精神分裂嗎?他說來說去都說不出理由。

「滬」也是很好的字例。
在取碼時,為何不把「滬」的「启」拿來做所謂的「有義字首」呢?為何不把「瘸」的「痂」拿來做「有義字首」呢?若是說考慮字源,豈不是成了「不知字義就不會取碼」的反面典型,與手冊說明完全相反嗎?為什麼「⿸形字」要思考是否「有義」而別的形狀不需要?這些他一個都不能給出正面解答,只要肯仔細比較分析,誰都會知道這位「土皇帝」是沒穿衣服而硬要裝成自己有穿衣服的。

「㞙」字維基教科書中早有相關解釋,cj6也給出了解答,我便不再多說了。
發表於 1-5-2020 06:09:46 | 顯示全部樓層
「痂」字早在第一本漢字字典《說文》(公元121年)裏已出現。

「⿱加肉」字則遲至的《集韻》(公元1037年)才出現。

而「瘸」字出現時間則在兩者之間,目前見於《廣韻》(公元1008年)。《康熙》甚至說它在《唐韻》(公元751年,一說公元733年)已出現。只是現在《唐韻》原書已佚,無法驗證。

發明「瘸」字的人,不可能坐時光機,以後來才出現的「⿱加肉」字當聲符。所以從字源上,「瘸」字是「從『肉』,『痂』聲」的形聲字。然而,無論是三代、五代,還是他所推崇的雅倉,「瘸」皆編碼作「大.大口.月」,並沒有依從字源,把「痂」拿來做「有義字首」。

「瘸」這反例,是錘子兄2018年就跟他提出的,他至今仍解釋不到,卻堅持精神自慰,繪畫從一開始已是子虛烏有的「本輪」。眞悲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4-6-2020 02:47 AM , Processed in 0.16780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