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為何我認為倉頡三代定死了複合字首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36|回復: 31

為何我認為倉頡三代定死了複合字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7-4-2020 15:49: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注:本文撰於2018年,修訂於2020年年初。
一、源起
此事的前因,是某人認為倉頡五代定死了複合字首,但是倉頡三代的複合字首是活動的,亦即,「广形字」自然延伸時,一律視作複合字首。若按此種做法,「灋」(「广」撇到底的字形)要將「廌」視作向下自然延伸,於是取碼「水.戈火.戈」,等等。此理論提出已有一段時間,起初我是贊成該理論的,但是經過了一兩年的思考後,我改變了看法,持反對意見,即,我認為,倉頡三代的複合字首不是活動的,而是像五代一樣,是定死的。本文便是要以相關字例證明我的觀點,並駁倒某人的詭辯。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1:03 | 顯示全部樓層
二、相關字例
字例:「螷蠯庵賡廥」、「瘞瘱瘸」。這些字例均來源於增訂版倉頡三代手冊附錄碼表,左側為實際三代編碼,由倉頡官方編成,右側則為按此理論取得的編碼,可見,官方編碼均不支持該理論。
  
①   广形字:「螷:戈.竹竹.戈」 (若按上述理論視「庳」自然延伸則取「戈十.中一戈」)
          「蠯:重戈.竹竹.戈」   (若按上述理論視「庳」自然延伸則取「戈十.中戈.戈」)
           「庵:戈.大.中山」   (若按上述理論視「庆」自然延伸則取「戈大.中田山」)
           「賡:戈.中人. 金」  (若按上述理論視「庚」自然延伸則取「戈人.月山金」)
           「廥:戈.人.一日」 (若按上述理論視「庂」自然延伸則取「戈人.一.田日」)
  ②疒形字:「瘞:大.大人.土」 (若按上述理論視「㾜」自然延伸則取「大人.土」)
           「瘱:大.大人.心」 (若按上述理論視「㾜」自然延伸則取「大人.心」)
           「瘸:大.大口.月」   (若按上述理論視「痂」自然延伸則取「大口.人月人」)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2:43 | 顯示全部樓層
三、打臉詭辯之一——真的按字義分割嗎?
某人認為「螷」字,因擴展B區有「⿱卑虫」一字存在,從字義上看,有可能是從「广」從「⿱卑虫」,不是從「庳」從「虫」,「庵」字從字義上看,從「广」不從「庆」,「廥」字從字義上看,是從「广」,「會」聲,因此取碼時就不用將「广」形字視作自然延伸,然而,如此一來,取碼便涉及到了字義與字源,但實際上,倉頡輸入法在設計時完全不考慮字義和字源。這一點,從手冊、朱邦復先生和沈紅蓮女士的說法中便能看出。語見手冊:
1.png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3:34 | 顯示全部樓層
亦即,倉頡輸入法劃分字首字身時根本不考慮字義,若「广」形的延伸在三代中一定作為字首,那「庆」怎不成為字首呢?並且,這種靠字義的判定也是極為複雜的,不明白字義,就不能正確劃分字首字身,恰恰是朱沈二人所反對的!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4: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朱邦復先生對網友的回覆:
2.png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5:46 | 顯示全部樓層
沈紅蓮女士的答覆:
3.png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7: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07:58 PM 編輯

無論朱沈,均否認了「倉頡按字源/字義」取碼一事。倉頡輸入法「按字源取碼」、取「广形字」時要按字義判定結構的說法又怎麼站得住腳呢?而且,若取「广形字」時要涉及字義,會有與規則衝突之虞。例「⿸广禁」一字,葉典的解釋是「jin1,台灣人名用」。如視「禁」為聲符,按字義去做「結構判定」,此字豈不得取「戈木木火」,完全推倒規則?參考〇三五代的漢文庫典,對該字的取法為「戈木一一火」,還類推了「戈金一一火」的字形,顯而易見,在取碼時完全不用考慮所謂「字義」!
「瘞」字,查網上的《說文》:幽薶也。从土㾜聲。退一萬步,按這種「字義判定」,得要分割成「㾜」、「土」,取成「大人.土」!然而增訂版三代手冊附錄取碼「大.大人.土」,完全沒有將「㾜」當作複合字首!同樣的,「瘱」有釋義:靜也,從心㾜聲。然而,增訂版三代手冊也未將「㾜」當作複合字首,而是取碼「大.大人.心」,再例如,「賡」字有釋義:從貝、庚聲。而增訂版三代手冊取碼為「戈.中人.金」,並未將「庚」視作複合字首。再再例如,「螷」有釋義:階也。脩爲螷,圜爲蠇。从虫、庳。而增訂版手冊取碼「戈.竹竹.戈」,也未將「庳」視作複合字首。「蠯」作為「螷」的異體字,增訂版手冊同樣未將「庳」視為複合字首,這其中的道理還不夠清楚嗎?
另外,複合字首若不是定死,而是動態的,隨着字集的擴大,必然會遇到越來越多的「广形字」,導致漢字分割的變化,結果便是取碼不穩定!例,「㥷」,一般人肯定會分割成「广」、「㤲」,但是,到了擴展B區,出現了「⿸广夾」一字,若在不考虑字義的情況下,取碼就要變成「戈人.心」!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保持一個穩定的碼表?還有很多的擴展區漢字,完全找不到釋義,若要按字義取碼,豈不成為無頭懸案?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5:5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10:19 AM 編輯

四、打臉詭辯之二——是生僻字取錯碼嗎?
某人又推說這些字例都是生僻字,所以取錯了碼,還讓我去補概率論。但,上方有五個「广形字」,三個「疒」形字,都取錯碼,可能嗎?不妨假設錯碼率是0.1(實際上根本沒有也不可能有0.1那麼高),則八個字全取錯的概率為0.1^8!八個字裏至少有一個正確編碼的概率是1-0.1^8=0.99999999!這麼高的概率也就意味着,這八個字絕對不像某人所說的一樣,是「取錯碼」的!三代手冊附錄由朱邦復團隊編碼,朱邦復團隊作為倉頡作者,會這麼不走心,把這些字全編錯碼嗎?動輒以「生僻字」為藉口,拒絕對自己的理論進行檢驗,又或是施以詭辯之術,不断迴避問題,這和自欺欺人,和「我的車庫裏有一條噴火的龍」有什麼區別呢?

故,本人在經過深刻思考,尋找相關官方取碼字例後,認為倉頡三代也是完全定死複合字首,並不存在「广形字自然延伸」一定成為複合字首的說法。
 樓主| 發表於 27-4-2020 16:00:38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增訂版手冊相關字例,取自增訂版三代手冊。
屏幕快照 2020-04-27 下午3.59.55.png
發表於 27-4-2020 20:22: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27-4-2020 08:38 PM 編輯

所言極是。其實朱邦復先生已表明,倉頡拆字取碼,只問字形,按視覺分拆。

若眞的要按字義分割,豈不是要先了解字義才能拆字嗎?這樣的輸入法,外國人用不了,即使華人也未必能順利使用。

倉頡入門,須把漢字正確分割成字首與字身。每個學習者都必定會學到「字首的分割只問形狀,從首個能一刀分割的切口割開,不問字義」這原則,並且學到「順、盆」字首爲「丿、八」而非「川、分」這回事。要是顧及字義,倉頡就不會如此規定。

至於「⿸形字」,當初倉頡二代並無「複合字首/特殊字首」,全都在「广、疒」等的下緣馬上剪割。就像這些字的二代編碼,充份印證字首不以字義分割,不會取「麻、府、庚、㾜、痂」作字首:

摩:戈.木木.手
磨:戈.木木.口
腐:戈.人戈.月
賡:戈.中人.金
瘞:戈卜.大人.土
瘸:戈卜.大口.月

後來三代把「麻、府」等部件增設爲複合字首,原因只是「爲便於取碼」(零壹科技:《倉頡第三代中文字母輸入法》,頁30),而不是因爲字義,這點官方亦說得清楚。

要是一些很常見的形塊都經常佔着字首與次字首,尤其是次字首還佔了兩碼時,只餘下尾末一碼給餘下的次字身,編碼的分辨功能就比較低下,重碼機會便會提高。考慮到這務實問題,官方才會增設複合字首。而這些「複合字首/特殊字首」不但只特例,也是有限制的,只有所指定的個別形塊才算,不能自己覺得某形塊「有義」就自行增加。

三代是官方對複合字首的嘗試。經過實踐,發現有些形塊對上述功能幫助不大,如「府」,官方就淘汰它,回復二代的取碼方法。只有「麻」等確實便於編碼的才留下。這也跟字義無關。

「⿸广禁」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證明增設複合字首後,也是只問字形,一但符合就似形取碼,不問字義字理。
發表於 27-4-2020 20:29:42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立論清晰且證據充份。我們每個人不論是誰,只要是客觀對待事實,而且理解能力正常,不會有明顯曲解的話,都可以自行審視、驗證,得出相同的結論。

可惜,偏偏有個別人士鑽了牛角尖,對某些白紙黑字的、十分清晰的說明選擇性失明,同時又抽出某些詞句扭曲含義,聲稱他自己的曲解才是「正解正見」。這種語法已非不同立場看法,而是故意偷換概念、歪曲客觀事實,而且輸打贏要,逾越理性討論的底線。要是他還有理性,應當知道即使立場怎麼不同,必須尊重客觀事實以及別人說話的意思,不管對其立論有利或不利,都不得故意歪曲。連客觀事實都不尊重,這根本無法討論。

可是那個人近日的連珠發砲,不但沒有半點自省,甚至口出狂言說甚麼「現在只有我的解釋,我對倉五手冊的解讀是對的,因此倉頡人最好是有一批熱心的人以我為核心,去討論倉頡問題,並且支持我去寫一個真正好的教材,同時在輿論上要舉到最高,否定其他不算好的教程與教材。若沒有人這樣做,那對倉頡社區才是最大的損失。」「總之真理是掌握在少數人手裏,現在除了我,又有誰敢講他真的能讀懂倉頡手冊,真的有一套完整的理論去解答倉頡的所有問題,真正能寫出一個好的教程呢。」唯我獨尊至此,萬事休矣。

最後看了一下那個人的飛機文。他辯稱「川、分」分別是左右分體和上下分體的字,置左或置頂時以最左邊或最上方作字首,認爲與他主張的「⿸形字」按字義取字首不相同。明明就是同樣不理會字義,只取最左或最上方的作字首(除非碰上複合字首才直接取它),本質上沒有不同。

而他不敢直接反駁樓主提出的「螷、賡、瘸」等字,只以「與『歷應腐』等字肯定是不同的」帶過,卻自行提出樓主沒有說的「瘟」字,說甚麼「(三代)如何判斷『瘟』的字首,我們一般根據有義字形来判斷。」「而三代也不會把『螷』的『广+卑』看成是字首,原因你猜。」這明顯是有意迴避。一個道理如果說得通,應當在符合條件的情況內都適用。要是「根據有義字形來判斷字首」是對的話,「螷、賡、瘸、盆、黿」爲何不以有義的「庳、庚、痂、分、元」作字首,應有一致的解釋。而那個人,明明連自圓其說都辦不到,卻這樣唯我獨尊,實在非理性。

又,他明明指聲「倉五手冊電子版『正在』改動」、「五代原来『仍然』在與時俱進」,用上一堆現在進行式詞彙。但樓主早前以Internet Archive證據充份反駁後,他又狡辯稱「根本不知道它是甚麼時候改的」、「我當然不會說『是近期才改』」。這種人玩弄語言僞術已入化境。那就只好由他一人擁抱他的「有義字形」,面對排山倒海的反例都選擇性失明,透過種種歪理去扭曲事實。已決了心不顧顏面扭曲事實的人,大家實在無法說之以理的。
發表於 28-4-2020 00:39:52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傢伙狡辯說:「維基教科書的複合字首一節,很多字先上架,後又遭下架,昨日是複合字首,今日又不是。我不知道格瓦拉指的是哪一時期的維教複合字首。」

多年以來,維基教科書的複合字首一節並沒有劇列變化,它的變化是有說明的。而且,如果不是那傢伙在2018年8月的罵戰,其實這一節是挺安好無事的。頁面歷史可以作證:

https://zh.wikibooks.org/w/index ... &action=history

最原始的版本,是2008年9月20日‎,Ceku的編輯。當時列出的複合字首有:
三五代:气、羽、原、厭、辰、麻、麻。三代:䧹、府、暦(去日)、厤。五代:合、薛、春、冬、登

這版本維持了多年。

至2016年2月7日起,我(Cangjie6)綜合坊間多本教科書,採取儘量補完的心態,增補了已有教科書列出的:
三五代:气、羽、原、厭、辰、麻、麻。三代:䧹、、府、暦(去日)、厤。五代:合、薛、春、、冬、、登

這版本也維持了兩年多。



直至2018年7月中起,隨着比較有系統的擴展區漢字編碼修正,大家都想全面審視所有「本來可以按原則分割得細小一些的字首」,倉頡社群也對五代「春冬登帝類」的「潛在字首」展開爭議,才使這複合字首表經歷了兩個多月的動盪期。維基教科書上的這頁面甚至可看到編輯戰,論壇和通訊工具上的爭論也很激列。當時的複合字首才比較顯注增加,有:

三五代:气、羽、、原、厭、辰、、麻、麻。三代:䧹、、鴈、府、暦(去日)、厤。五代:合、薛、春、舂、、冬、各、、登、

新增字首基本上都是據漢文庫典編碼,亦充足地註明官方手冊沒有列出作複合字首。

當時倉頡社群中,不同人的立場都頗不同。Jackchows主持的倉頡五代補完計劃中,包括計劃參與者Mrhso(Ishisashi、頔),原本屬意把「潛在字首」都補完成列明的複合字首,直至發現官方碼表中的內部矛盾,最後改用兼容碼處理。見「主要改碼說明及爭議取碼」第4項

Ichirou主張五代的字首劃分與基本規則自相矛盾,碼表中對「春冬登帝類」的編碼也自相矛盾,並以三代和六代皆沒有這種作法為據,希望各方的實際碼表取消這些「潛在字首」,變回三代和六代的多層形(或最少兼容兩者)。但他不反對以複合字首來說明這些「潛在字首」,認為複合字首本身的設計就是可以突破正常的字首切割。他反對的,是直接把五代的字首劃分視為正確或正常。

而上方各位提及的那傢伙,似乎是唯一反對把「潛在字首」列作複合字首的人,他的基本主張是把除「羽」字等極少數外,其餘的複合字首都廢除,平日發現都不停找複合字首的砸。在這兩個多月的動盪期,編輯戰及對維基教科書的攻擊,都是這傢伙造的。直接把五代有問題的字首切割說成是正確的,又是這傢伙,還要一副「全宇宙只有他一個人明白倉頡真理」的姿態,多番強掰和騎劫其他人的說話。別人舉出任何不利於他言論的實例,他都扮作看不到或強行歪曲。



經過這兩個多月的動盪期後,Ceku在「倉頡輸入法/特別注意」頁上,另闢「五代字首分割爭議編碼」章節,說明五代所有「春冬登帝類」的編碼爭議,堵住那傢伙的嘴巴,事件才終於平息。複合字首也鎖定作:
三五代:气、羽、原、厭、辰、厥、麻、麻。三代:䧹、雁、鴈、府、暦(去日)、厤。五代:合、薛

回顧這頁面的歷史,是想說明要不是那傢伙,倉頡社群對複合字首向來是有共識的。那傢伙說別人不知道三代定死的複合字首有哪些,是失實的。那傢伙把他以外的倉頡人都說成是「脾氣傲骨不肯依從」,但大家看到的是他的脾氣壓倒一切,為了他的脾氣,連事實都可以歪曲、歪曲再歪曲。
發表於 28-4-2020 00:52:57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傢伙說:
碼表是人做的,因此是有可能出錯的。也就是說,如果你不懂「賡」的字源是「庚+貝」,你就可能編錯碼。
另參倉五手冊附錄,「庸唐庚」是連體字。那麼,一個對編碼工作認真的人,他一定就是熟悉三五手冊的人,他就應該會對「庚」字敏感,「賡」就可能會稍加注意。

所以在他眼中,「庚」是「有義字形」,官方三代取「戈.中人.金」不取「戈人.月山金」是取錯碼,是工作不認真的人沒有注意字源。
不過,他多番找藉口貶低官方編碼之際,他高捧上天的「雅虎倉頡」也是取「戈.中人.金」不取「戈人.月山金」。
到底有什麼碼表,可以根據那傢伙的「有義字形」驚世大偉論來得出完全「正確」的編碼呢?
 樓主| 發表於 28-4-2020 09:34: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10:10 AM 編輯


真乃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他的狀態倒是很符合維基百科中的這個詞條。

既然他真的這麼堅持他的發現是宇宙真理,儘管連倉頡的作者都不知道有這種宇宙真理,不如就讓他一個人在他的論壇做「有一批熱心的人以我為核心」的皇帝夢,畢竟他的發現可比肩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除了他以外沒有人能讀懂
屏幕快照 2020-04-28 上午9.32.43.png
發表於 28-4-2020 18:42:49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現在回顧2018年7、8月的罵戰,雖然各人對「春冬登帝類」的「潛在字首」接受程度相差頗大,但撇除那傢伙的話,大家在處理方法上是挺一致的。

1. 如果要直接把「春冬登帝類」視為正常字首切割,不作說明,大家都認為是不可行的。像Ichirou的反對派認為,若視它為正常切割、不加說明,會擾亂倉頡使用者對字首切割的概念。像Jackchows的接納派也並不是不作說明。

唯一就是那傢伙,主張把「春冬登帝類」視為「正確」的切割,主張「夂癶」具有包圍功能,並宣稱這是「他的發現」並且「經官方證實」,不顧此說法跟大量實例自相矛盾。

當時Ichirou是嚴厲地斥責了那傢伙的奸詐狡辯行為:
該帖卻於 2018 Aug 30 起遭尹卂騎劫,硬要把五代做法說成「即是它不合理卻是正確的」。尹卂口中所謂的「正確」,是玩弄詞語曲解,把「官方這樣想」與「正確」劃上等號。尹卂這樣做,原因是尹卂自認爲他發現到官方視「癶、、夂、」具包圍功能,這是「他的發現」並且「經官方證實」,就算大家指出其不合理也仍然要說它「正確」。其後尹卂繼續採用種種偷換概念、歪曲字詞、曲解別人說法、選擇性失明、輸打贏要等種種詭辯手法,去騎劫我的帖,扭曲我的帖子主題。(出處)
我不是因爲「生氣」,而是難以接受強詞奪理,把應當正常理解的詞語,玩弄歧義,強說成「與眾不同」的解釋。這是嚴重逾越理性討論的事。不能理性討論,我就無謂浪費時間。尹卂兄當時破壞理性討論,強行聲稱「不合理的事也是正確的」,偷換一大堆概念,摻進一大堆私貨偏見,嚴重違反邏輯,甚至變成「公就你贏,字就我輸」般的摔交,卻還扣對方是因爲「生氣」或「情緒」的帽子,實在是賊喊捉賊。(出處)


2. 如果「春冬登帝類」作為字首的編碼確實存在,那麼要如何說明它,當時大家都採用複合字首的。像Ichirou的反對派認為,複合字首的設計就是在正常字首切割以外,劃定範圍固定的、人為宣示的例外,因此本身不符合正常切割的字首,若要存在的話,就以複合字首說明。至於接納的一方,本來就已經以複合字首來說明這些特例,也計劃把這些字首切割有異常的部件全都羅列出來。只是後來發現有些部件自相打架(如「秦」)而已。

唯一就是那傢伙,堅決反對以複合字首來說明「春冬登帝類」,堅持主張把「春冬登帝類」視為普通的字首切割,甚至踢館一般到維基教科書進行編輯戰,改成他自以為的那套「正確」說法。當時我和Ceku等許多人都反問過他「在哪裡切」的問題,即是說,假如「凳」字不按正常切割(在「癶」下緣馬上切開),那麼應該在哪一條縫間切開才是「正確」?為何要在「䒑」下緣,而不在「一」下緣、不在「口」下緣?面類這些問題,那傢伙就搬出他自創的「有義字首說」,並為堅持己說而多番騎劫他人、歪曲他人、攻擊他人。Ceku清楚說明他反對那傢伙對字首劃分、有義字首等的說法,表明此說與官方其他原則明顯牴觸,且定義模糊,甚至連罕用字的明確取碼都無法定出,缺乏操作性,不予考慮。諷刺地,那傢伙卻不知廉恥地說Ceku「最終能被說動」。

我不知他的內心想法,不知道是他當時為了反對複合字首,才創作出「有義字首說」,之後執著於面子不肯認錯而越來越固執,還是他早就企圖用他原創的「有義字形說」,否定複合字首只是他原先計劃中的一步,沒料到會遇到這麼大的反對。但無論是哪一個,都是無視證據,堅持誤說。所謂的「爭議」,根本都只是那傢伙一個人掀扯出來造文章,為他一己的誤說而搞風搞雨。
 樓主| 發表於 28-4-2020 18:59: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07:18 PM 編輯
cj6 發表於 28-4-2020 06:42 PM
其實現在回顧2018年7、8月的罵戰,雖然各人對「春冬登帝類」的「潛在字首」接受程度相差頗大,但撇除那傢伙的話,大家在處理方法上是挺一致的。

1. 如果要直接把「春冬登帝類」視為正常字首切割,不作說明,大家都認為是不可行的。像Ichirou的反對派認為,若視它為正常切割、不加說明,會擾亂倉頡使用者對字首切割的概念。像Jackchows的接納派也並不是不作說明。


他會提出「有義字首說」其實並不奇怪,翻翻他的舊帖,例如http://www.chinesecj.com/foru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012&extra=page%3D6,便會知道早些時候他就提出「倉頡按字源字義取碼」的說法,倉三複合字首活動說他也比較早就創作了出來。

其時各種資料缺乏,我也曾被誤導過,只是後來經多方求證,搜羅閱讀了各種資料後便發現「倉頡字源說」是彻彻底底的生搬硬套、牽強附會,而「倉三複合字首活動說」也是無稽之談。但未曾想到即使證據全擺在他眼前,他還在死鴨子嘴硬,還堅稱自己的所謂「發現」是唯一「正解正見」,世界上除了他都不懂倉頡。
發表於 28-4-2020 19:34:49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樣的話實在可悲。由很早時候開始就誤入岐途,然後執迷不悟,其他人把證據全擺在他眼前,想他看看真相清醒過來,但他還反過來攻擊別人,自高自大地認為全世界所有人都錯。

指稱別人犯錯,自己那套理論才正確,這是可以的,但要有合理的理據和證據,對反證要有充份的解釋,至少在內部能自足地證明所有反證都有其他實在的理由可以合理解釋並作為例外,不影響自己立論的正確性。這些東西,他全都欠奉,被反證逼到眼前,他就歪曲別人的說法,玩弄歧義闕義偷概換念等等語言偽術,甚至攻擊他人。這就讓他在他的孤島世界裡當唯一的神吧。

Ceku是維基教科書的前輩,是倉頡條目的首發者和長期維護者,他的語言比許多人都清楚和客觀,我引用他的一段說話作結(而這段說話,那傢伙一直迴避正面回應):

此說(按:指「有義字形說」)若成立,則「⿳癶天木」應取碼「弓大.木」(「癸」顯然是有意義的字形),但五代取碼為「弓人.一大.木」,顯然違反此說,此該作何解釋?

倉頡的漢字分割原則,從來只有依字形,沒有依字義的,所以「盆」拆成「八刀皿」而非「分皿」,此說嚴重違反慣例,合理嗎?又因沒有先例,「有意義的字形」尚無明確定義。要此說成立,首先便要定義「有意義的字形」,請問閣下能給出定義嗎?

話說回來,倉頡的確有「以有意義字形為分割單位」的先例,便是例外字。三代已有將「麻」系字劃為複合字首的先例,五代也有「合」、「薛」兩個例子,加入更多常見的「春、冬、登、帝」系字尚不違習慣。按此,目前看來,複合字首說顯較此說更符合習慣、更少例外、邏輯也更一致。(出處)
發表於 28-4-2020 20:05:26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傢伙有新說法了:
《倉五手冊》是公開下載的,但不是誰都能讀懂的,目前只有我能讀懂。
《倉三手冊》也有網路流傳版,增補版只增補了某些地方,不影響大局。
倉五手冊:倉頡輸入法中的字首定義和慣稱的「部首」,觀念上略有不同,是以視覺分辨而非字義為定義原則。
這句話並非在否定「有義字形」:
字形本来就是有義的,不是倉頡能規定的,它是中國文化。
他這句話,以及所有說「非字義」的話,其實意思是不能把「川」視作「順」的字首,不能把「元」視作「黿」的字首,僅此而已,沒有別的意義。
也就是說,同一本《倉五手冊》,不是誰都能讀懂的,從格瓦拉的引述可知,他並沒能讀懂這句話的涵意。
「有義字形」是必須用到的,比如「誩」的字首是「言」還是亠亠,是你在判斷它的分體字類型會用到的。
你可以通讀倉三手冊和倉五手冊,它基本不講諸如「誩競澀凝」等字的字首判定問題,也就是說手冊都是有缺漏的,倉五有,倉三更有。
因此不管你手上有多少本增補版倉三手冊,如果你沒有一點分析理解的能力和知錯認錯的勇氣,那你只能繼續擁抱你的「倉三字首定死論」給你自用的補完計劃編碼。
您可把您那張寫滿了倉三複合字首的紙條,貼到那本《增補版三代倉頡手冊》裏面,以使其更加權威和完美。


啊,全宇宙只有他能讀懂,那就讓他去當孤島皇帝吧,不要干涉孤島外的凡人。

官方手冊說明倉頡拆碼時對漢字的分割,是取視覺分辨而非字義,清清楚楚說明「有義字形說」不可取。那傢伙卻無端扯到「中國文化」這虛幌子,繼續迴避替他的立論(什麼是有義字形、什麼字形不是有義)提供具體判別定義,以假大空代替具體立論。然後強行把官方手冊舉出的例子,自行曲解作只局限於那些例子,「僅此而已,沒有別的意義」,說成是官方沒有否定「有義字形說」,認為否定了的人都是「沒能讀懂」。

他又以「誩、競、澀、凝」的字首判別去扭曲成是採用了「有義字形說」。事實上,倉頡切割漢字字形時,若有多種切法,是比照相同或相似部件漢字的切法,而非檢查某個部件是否有義。「誩」的字首是「言」不是「亠亠」,只因為比照其他含相同部件的字如「讀、謀、請」等都是直切而不是橫切,並不是因為「亠亠」無義。只要虛心地看看倉頡實際情況,切出無義的字首/次字首之實例比比皆是。它們都只不過是形狀,與有義無義不相關。

「沒有一點分析理解的能力和知錯認錯的勇氣」,正是那傢伙自己,不是尊重實例的其他討論者。
 樓主| 發表於 28-4-2020 20:16: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8-4-2020 08:28 PM 編輯
cj6 發表於 28-4-2020 08:05 PM
那傢伙有新說法了:


此人的新回應一如既往的充满着他特有的惡臭。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出,官方手冊中,「倉頡輸入法的部首,是以字形位置而非字義為準則」這句話不可能僅僅侷限於「順」等字。對此,我的回應就是:官方手冊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以及有朱沈二人對字義論的明確否定,本人相信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大可在他的破論壇當他的土皇帝,只是有沒有人擁戴他為核心就另說了。
 樓主| 發表於 28-4-2020 20:47:20 | 顯示全部樓層
Ichirou 發表於 27-4-2020 08:29 PM
樓主立論清晰且證據充份。我們每個人不論是誰,只要是客觀對待事實,而且理解能力正常,不會有明顯曲解的話,都可以自行審視、驗證,得出相同的結論。

可惜,偏偏有個別人士鑽了牛角尖,對某些白紙黑字的、十分清晰的說明選擇性失明,同時又抽出某些詞句扭曲含義,聲稱他自己的曲解才是「正解正見」。這種語法已非不同立場看法,而是故意偷換概念、歪曲客觀事實,而且輸打贏要,逾越理性討論的底線。要是他還有理性,應當知道即使立場怎麼不同,必須尊重客觀事實以及別人說話的意思,不管對其立論有利或不利,都不得故意歪曲。連客觀事實都不尊重,這根本無法討論。

現在他又找到了新策略,把所有意見和他相左的人都誣為「沒看懂手冊」。是的,連朱邦復也看不懂自己寫的手冊,竟然說「倉頡不以字意定義字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4-6-2020 03:21 AM , Processed in 0.29136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