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頡之友 。馬來西亞
自 學 倉 頡 輸 入 法
主頁 | 最新消息 | 課程 | 字典 | 論壇 | 下載 | 網上輸入法 | 常見問題 | 友站 | 資料 | 聯絡 | 捐助本站
如何保证研究不出现偏差——谈神枪手谬误 - 倉頡論壇 - 倉頡之友 - Powered by Discuz!

倉頡之友

 找回密碼
 注册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805|回復: 3

如何保证研究不出现偏差——谈神枪手谬误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3-4-2020 21:31: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馬拉一個錘子 於 25-4-2020 07:31 PM 編輯

如何保证研究不出现偏差——谈神枪手谬误
在开始之前,我想给屏幕前的各位讲一个故事。
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有这么一个酷爱射击的射手,喜欢射击自己的谷仓,每次射击后,他都自豪地宣称,他命中了靶心。
但事实如何呢?事实上,这位枪手非常无能。但是,他每次都是先射击谷仓,然后再往上面弹孔多的地方画靶子。
这位神枪手的射击神话显然是可笑的。如果能看到他编织自己的射击神话的过程,就连小孩子都会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德州神枪手。
同样地,在研究领域,许多人会有意地或无意地犯下这种谬误,从而令自己的证明看似成立。但尽管如此,这证明仍然是错误的。
譬如说,在作社科的论文时,有人会采取问卷调查的形式。但是,他们发现用问卷做出来的结果与自己的预期不符,于是他们便将对自己不利的问卷剔除掉一部分,仅保留对自己有利的问卷。如此作出的论文,自然是符合他们预期的结果。也就是说,研究者只拿出对自己有利的论据,而对不利于自己的论据便视而不见,如果读者受到蒙蔽,只看到研究者那有利于他的证据,自然会觉得推导有理有据,但实际上,这里的研究者和那位神枪手没有任何区别。
仓颉输入法的研究便也是如此。若是提出一个理论,能得到充足的字例支持,那倒也罢。但是,如果故意隐去对自己不利的例字,或是以各种理由否认反例,那得出的结果便是不可靠的。
例如,自诩仓颉专家的某甲认为,仓颉五代定死了复合字首,但仓颉三代的复合字首是活动的。亦即,他认为「㞙」字的上方在仓颉三代中是一个复合字首,因此「㞙」不论字形,永远可以取「尸山.水」,不会因字形不同而有「尸.竹山.水」和「尸山.水」的分别,并拿「腐」等三代与五代编码不同的字来作例证。
但是,「府」等字在三代手册是明列出来的复合字首,因此光有「腐」等字的例证是不足的。
本人之前曾与其争论过,并举出了「螷」(官方三代取「戈.竹竹.戈」不取「戈十.中一戈」)、「賡」(官方三代取「戈.中人.金」不取「戈人.月山金」)、「瘸」(官方取「大.大口.月」不取「大口.人月人」)等好些三代官方字例,证明其理论有错误。但某甲却以「取错码」、「字义」等借口搪塞,还让本人去补概率论。但实际上,一来,本人以概率论计算后认为,官方没有可能将这些字都取错。二来,仓颉取码时不会考虑字源和字义(对三代的复合字首,本人还另有文章详细论述)。某甲常常玩弄德克萨斯神枪手的小把戏,将对自己有利的论据拿出来,绝口不提不利的论据,或干脆是通过诡辩来否认对自己不利的字例与论据,然而,这样子“输打赢要”得出的结论,如果读者细心查找字例,便会发现其荒谬之处。
再例如,昨天某甲又发了一帖,称「重磅!!!倉五手冊電子版正在改動!!!」,然后拿出朱邦复工作室的网站,称「《倉五手冊》電子版,複合字首加上了「登春」。五代原来仍然在與時俱進,真是滄海桑田。」
但事实上,他又有意或无意地犯下了德州神枪手的错误。因为本人在查询Internet Archive后便发现,2003年,电子版手册中便有「登」、「春」,并不是近日才改动。如果读者只知道2020年的今天,电子版手册中有「登」、「春」字而PDF手册中没有,也许会想当然地被误导,以为是近期才改。但若读者知道2003年电子版手册中有「登」、「春」,那结果是相当不同的。

又如,1999版的仓颉五代,「兜」取码「竹女竹山」。而某甲曾给沈红莲致信,认为按五代的逻辑,「竹女竹山」是错误的。后来他发现汉文库典中「兜」的取码是「竹尸竹山」,他便得出结论,是自己的信使得汉文库典中的编码发生了变更。但实际上,证据表明,2003版五代一开始便把「兜」取为「竹尸竹山」。某甲不经考证,便把两件不相干的事联系在一起,就如看到公鸡叫的时候太阳升起了,便认为太阳是由于公鸡叫才出来一般荒谬。
总而言之,在研究的过程中必须搜集尽可能详尽的信息,不可有意或无意的犯下神枪手谬误。若一个研究者总是靠这种方式得出结论,「输打赢要」,言论越来越极端,研究必然出现偏差和谬误。长期以往,只要肯耐心验证的人必然会感到难以与其共处,完全不接受他人的建议,其丑陋的理论大厦也必将一触即塌。

2003年朱邦复工作室中的五代手册电子版

2003年朱邦复工作室中的五代手册电子版
發表於 29-4-2020 16:28:2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溯那傢伙這次撒野的軌跡,他首先大力攻擊「⊨」和『冎頭』這些字根。

攻擊「⊨」是想藉此推翻五代,狠斥官方新增字根的行為,聲稱三代才清真,但Ichirou指出二代進化成三代時的字根改動更多,若要狠斥官方新增字根,三代要受的斥責會更大。

攻擊『冎頭』是想藉此推翻正常的整體字定義,改為用他的那套什麼「自然連體」、「錯體相連」,但Ichirou指出字形可以相類比的「商」和「咼」,同時也指出「冎」沒有「月一中月」或「月弓月」的編碼,證明那傢伙的主張——「咼是組合字、沒有『冎頭』輔根」——並不成立。

接下來,那傢伙就開始開機關槍一般。官方手冊說「形勢上為一完整個體者」是整體字,他就騎劫曲解這句,偽造旨意假稱官方「是說它們通過強上聯、點附、強下聯作用最終在形勢上成為了一個連體字」,把自己發明的一大堆有的沒的強姦官方的嘴巴,企圖把他個人經不起實證的看法說成是真理。尤其是以下這兩點他特別執著:
  • 聲稱「商」在字源上從「冏」,而「冏」與「⿱亠丷」是「錯體相連」,才變成整體字
  • 聲稱「咼」的字首是「冎」,字首取首尾碼,是拆了「ㄇ冂」這兩個字根,避開了中間的小曲尺,而『冎頭』字根並不存在
為了把死鹹魚說成是活的,他不惜長篇大論,論述兜兜轉轉,自我循環驗證。碰上與他立論不符的事實,就必定是別人拆錯碼(哪怕是官方取的,而且除他以外所有人都認為是合理的)。

Ichirou反駁他時,指出如果「商」先取「冏」能成立,那麼「咼」也應先取「冋」才算一致做法。可是那傢伙看到「咼」字就先取「冎」,做法自相矛盾。但那傢伙竟然可以厚臉皮得騎劫曲解成:
前面的討論已經取得了很大的共識。現在問題推進到了這裏。大家都認同的是,咼是由冎與口組成的。(出處)
Ichirou看不個眼,私訊那傢伙說:「在尹卂兄仍處於此番狂熱狀態時,請恕一郎迴避一下,敬謝不陪了。」這時候Ichirou還不公開地斥責那傢伙,給他留幾分薄臉。誰知那傢伙進一步騎劫曲解作:
我跟一郎的討論現在走到了我問他「商」為甚麼是連體,他說要迴避。(出處)
Ichirou才回覆他說「並非像尹卂兄於樓上般所言,是因爲問到我爲甚麼『商』是連體我就要迴避不答,而是因爲我又嗅到種種上次那場大爭吵的先兆。尹卂兄又越來越處迮狂熱狀態,以推翻維基敎科書爲樂,討論間對一些字詞間鑽了牛角尖,還用了詭辯、監人乃後、偷換概念、曲解他人說話意思等手法。」而那傢伙就發爛:
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真理都是很簡單的。比如修心,誰都知道,但是誰又能夠做好。咼字就是包圍型分體字,骨頭是不能成為字元的。毋用再討論了。(出處)


開出一個論壇,碰到不合意的說話,就「毋用再討論了」,奉自己的騎劫曲解為萬物真理,反駁的人全都是看不懂、不明白真理。全宇宙都可以忽然變成那個「神槍手」的靶——只要被他莫名地射中。

接下來,Ichirou沒再回應,那傢伙就開始猛烈地攻擊維基教科書的整體字章節內容。那傢伙的破論壇,雖然在技術上做得好,支援擴充B區漢字、顯示倉頡字根都方便,但他設壇的目的,並非為了跟別人討論,而是要大家以他為中心,崇拜他、認同他,排斥事實,洗無知者的腦。奉勸大家不要在那裡發言。
發表於 29-4-2020 20:20:34 | 顯示全部樓層
他要求我提出比他那些理論更好的字首、字身劃分方法。我就說看該漢字本身的形狀,要鉅細無遺的話,過去鍾靈兄的《在哪裏切》已說過。只是他不樂於承認而已。

但他不滿於我的回答,曾反問過說,若「兇、鹵」能切分作字首的話,「它們的字首都是不算複雜的,只有兩三個字元。為甚麼它們也可以成為連體字?」——可是鍾靈兄指出的形勢,是視乎形狀、形塊佔的空間多少,而不是字根有幾多個。像「兇、鹵、商、馬」等字,要勉強分出「字首」,不是不行,但餘下的字身只佔那麼少空間,被一大塊字首包圍着,那不如不分。這是一般人都可以從形狀上判斷到的,不必動用他那堆複雜繁瑣的甚麼強聯弱聯、錯不錯體。更莫說他那堆理論還有反證。

他也同時反問「問、閂、戍、戌、囜、匃、丼」是否整體,好像他自己沒有對形塊所佔空間的觀察能力。明明這是正常視覺識別的一環啊!此外「門」是複合字。在字首字身分割時,複合字本身就必定是切割出來,不會跟其他筆畫黏合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倉頡論壇  

GMT+8, 25-11-2020 10:53 AM , Processed in 0.6910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